座头鲸

[Damidick]谁

达米安不做梦。他眼珠在薄薄的眼皮后面转动,在沉睡中张开嘴唇,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达米安不做梦。

他能感觉到冰凉的毛巾敷在额头上,而丝绸床单怎么都睡不暖和。朝无尽的毛毯和织物中陷下去,光从眼底渗透进来,他张开嘴,朝冰冷的空气呼出一口被肺部捂热的气息。

有人揭开了毛巾,用掌心测量他的温度,那手贴上来时是冰冷的,带着伤痕和硬茧。然后他慌慌张张地收回手指,达米安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但是那人很快低下头,蹭着他的额头。

达米安能看到他模模糊糊的脸放得荒诞的大,蔚蓝的瞳孔像海洋又像天空。他俩脸颊贴着脸颊,呼吸混合着呼吸。对方有点焦急,微笑的嘴唇也抿紧了。达米安尝试着憋住一口气,但是很快咳嗽起来——

“达米安少爷。”年迈的管家说道。


达米安不做梦,他梦不见肮脏灯光下的城市,梦不见略过街灯的阴影——自然也梦不见像荧光漆过的蓝色,闪耀在那个人的胸膛和肩膀之上。

评论

热度(22)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