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饮酒歌

“啊——婚车要来了。”人们低声交谈,将清澈的酒液倒入浅口碗。举行婚礼的主帐已经架了起来,烤肉要刷一层蜂蜜,端上桌前要撒上祝福过的辛香料。今年的牧场水草丰美,冬天也不难度过。
达米安浑身不舒服,新做的外套不舒服,内袍弄得他浑身发痒。他闷闷不乐,跟着他的小羊羔坐在一起。
他的义兄也不高兴,但是达米安的父亲勒令他必须一起去迎接马队,却把十二岁的新郎扔在宴席上,还不准他喝酒。
远远的缓丘上出现了蜿蜒的队伍,传来了铃鼓声和歌声。达米安从席上一跃而起,躲过了十一双企图拉住他的手,把整席的大惊小怪扔在后边。他攀上父兄等待的山坡,而他父亲来不及责备他,只好把达米安拉上马背。
婚车又大又美,装饰着富丽的毛毡,还跟着成双成对跳舞的姑娘。然而杰森的怒气终于到达了顶峰,打算给父亲好好瞧一瞧,于是他扔出他的酒壶,正好卡在车轴里。
马车一下塌了半边,半支队伍惊慌失措。歌声和铃鼓声都停止了,有人纵马飞奔而来——
那是一匹浑身上下黑得找不到一丝杂色的骏马,炫耀式的钉着黄金马掌。来人穿着深蓝的斗篷,配着两把短棍。他勒住马,掀开兜帽——
怒涛一样的蓝眼睛,漆黑得像他的马一样的黑色头发。人群爆发出海浪一样的议论声,不是因为骑手英俊非凡,而是他穿着新郎的服饰。
达米安的未婚夫掀开车帘,抱出来一个跟他同样黑发蓝眼的男孩子。他把对方放在草甸上,拍了拍男孩的头顶。
然后带着金腰带和金耳坠的那位新郎朝达米安他们的马队走了过来,他笑得特别开心,是没心没肺的那一种。
“你好。”他仰着脸冲马背上的达米安说。
啊——原来他就是那个合着铃鼓声唱歌的人啊,达米安想。

评论(10)

热度(40)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