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山鲁佐德

“......就是这样。”游吟诗人迪克·格雷森说完结局之后,天已经蒙蒙亮了。橘粉,蓝紫,玫瑰色,晨曦涂抹着玻璃彩画窗户。年幼的国王达米安把脸埋在毛毯堆里睡着了,他现在看起来一点也没有醒着的时候那么阴沉和暴躁,而迪克站起来——还挺困难的鉴于他保持侧坐一个晚上而脖子和脚上全是沉甸甸的金子,给达米安盖上更厚一点儿的织物。

这是倒数第二个故事,迪克从侧门悄悄地返回自己的囚室,达米安早在三年前就应该心生厌倦把他吊死,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有这么做。年轻的诗人从水罐里倒出一点儿清凉,他感激那个厨娘没把他忘掉,即便是粗糙的饼和凉水。明天就是最后一个故事了,他已经讲完了钢铁之躯,绿光与闪电,神女还有其他一些迪克还在沙漠里混饭吃的时候听到的故事。说到底,他根本不是一个吟游诗人,而他又太想见见这个——嘘,迪克确定达米安殿下什么也不知道,十岁之前忘得一干二净。

他还编了点另外两个弟弟的故事进去,红斗篷的侠客和异星公主以及弓箭手组队,更小的那个跟钢铁之子混得不错,即使他们被统统送走,而迪克费了十来年才重新找到他们。他常常想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牢牢地攥住自以为是的家庭,而大家早就向前飞奔,比骆驼跑得还快。达米安听的时候很安静,绿眼睛眨都不眨,迪克得强迫自己不要分心去辨认里头的倒影有没有自己。

然而明天,明天是个结束。迪克轻轻掰断他的长笛——没人见他吹奏过,拿出一卷轻飘飘的丝绸来。上面是他的出身证明,奴隶契约,以及最后一份领养确认书,如果第二人在场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上面的戳记是老国王的印戒,端端正正地盖在布鲁斯·韦恩那个签名下头。吟游诗人迪克·格雷森是那个人的养子,是达米安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

“小D。”迪克喃喃地念到,一直坐到天黑。


通常达米安白天的时候很少想到那个讲故事的人,但是有个声音今天一直在他眼睛后头嗡嗡作响。迪克已经说了今天晚上会是最后一个故事,达米安有点生气,因为这样他明天就得把他绞死。

好吧,是非常生气。他气鼓鼓地吃饭,气鼓鼓地处理让他的王国安居乐业所必需的事物,气鼓鼓地练剑,最后气鼓鼓地撞上了他的老管家。后者用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对他行了个礼,然后客客气气地说他有一封老国王的信要给达米安。

说真的,为什么在葬礼之后不拿出来呢。


迪克给达米安讲了一只蓝胸知更鸟的故事,蓝胸知更鸟的意思是反正跟普通的知更鸟不一样。他讲的磕磕绊绊,大失水准,简直就是在现编——

达米安掰开他的手,这下迪克完全僵住了,任由这个男孩把那卷丝绸抽了出来。

“格雷森。”达米安安静地说,“把外套脱了。”然后达米安对了对迪克肩胛骨上的蓝色羽毛刺青和身份证明。

“好了。父亲说你是我未来的妻子,现在上床上来。”达米安举起了那封信。



评论(12)

热度(74)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
    救命!!神炸开转折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