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饮酒歌(2)

达米安端端正正地盘腿坐着,努力不要用余光偷看他的新婚丈夫。而后者,干脆支着胳膊聚精会神地打量他。帐篷里十分安静,燃烧着香料和蜡烛,暖呼呼地透着外面朦胧的人声。十岁的新郎没人会拉他去喝酒,十八岁的新郎又不是部落里的孩子,于是杰森带着一帮人在外面喝酒唱歌去了。

“今天那个额发有一绺白色的,是你哥哥吗?”对方终于开始找话题了,达米安不舒服地动了一下。

“开口第一句问的就是我哥,想嫁的其实是他吗。”

完了完了完了,达米安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然而对方噎了一下,却开始大笑起来,还拍着桌子前仰后合。达米安气急败坏地去瞪他——他笑起来无拘无束,露出整齐的牙齿和舌尖,头上戴的黄金镶嵌琥珀的发箍也歪倒了一边。他,他长得真是好看。

“不不不,”年长的那一位用指尖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我觉得咱俩坐在这怪好笑的,噗。”他根本停不下来,嘴里还念叨着“天哪顶多十岁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之类的。

“我叫理查德·格雷森,你可以叫我迪克。”迪克——格雷森的蓝眼睛里有达米安忍不住要看的东西。“我知道这样很突然,但其实求亲的是我。”

“我伪造了我叔父的签名,好把自己嫁过来,还能带着提米一起走。”格雷森惆怅地站起来,达米安注意到他并不太高,不如自己的哥哥强壮,腰也很细。“我会向可汗说明的,只要让我呆一段时间,然后假死遁走。”他看起来似乎很想出去,可达米安不确定——

“然后我陪嫁来的那片草场就送给你啦,”格雷森转过来,他在羊毛毡地毯上蹭他的靴子,怏怏不乐地打量着达米安,看他的反应。“我想去看看提姆,他腿还没好,而且我们,呃,没必要,呃。”他脸红了。

“我叫达米安·维恩。”达米安仍然端坐着。“过来。”

格雷森犹豫着,思索着,他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挪了过来。

达米安握住他的手,上面全是茧和裂口,他拉了拉,不耐烦地看着格雷森直到他蹲下,这样他们的视线就在同一平面上了。

好吧,不是跪姿,不过还可以忍耐。

达米安轻轻扶正了格雷森戴的发箍,让金灿灿的琥珀能垂在他饱满的额头上。那些金子和宝石在他的指尖发光:“我会保护你,对你负责,也会对鬼知道是谁的提姆负责的。”

格雷森呆住了,然后他笑了起来,“我很感动,小D。”

“Tt。”

“但是我不会和十岁的儿童发展关系的。”格雷森非常认真地说,接着在达米安愤怒的眼神里大笑起来。

评论(11)

热度(66)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