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ick中心]我的弟弟全傻蛋(隐damidick)中

孩子,孩子,孩子。

超级英雄的血脉不比其他人更容易存活,来源却更加新颖。爱情给英雄们的伟业蒙上玫瑰色面纱,让他们与凡人相距更远,是战斗之后的调剂。孩子则完全不同,他们稚嫩的小手把那些不同凡响的父母们一把拉回地面,拉回俗世尘土,给最飘荡的风筝一根拉线,最荒芜的星尘一颗超新星。

然后蝙蝠超新星达米安·韦恩就发现了他爹没藏好的资料——慢着,也许压根没想藏呢。那是个看起来不太规整的医疗档案,好像是他便宜大哥的,一开始达米安以为是德雷克的奇怪癖好又发作了。说真的,提米自己也该注意一下不要把私制的夜翼兵人在床头摆出一套动作分解剪影。“嘿小矮子!这套在易趣上卖的钱能把你淹没!”

屏幕上面是迪克·格雷森的全身三维投影,可不同寻常的是,腹部有一团橘红色的致密组织。达米安心里一紧,开始认真去读许多列在一边的数据。格雷森不可能死于癌症,绝不!他激愤地敲击键盘,看到一条一条异常的激素水平被列了出来——感觉,有点,好像,不,不可能

但是上天就是不让他好过,因为迪克·格雷森,达米安的大哥,毫无疑问的,生理学上的,怀孕了。

达米安的脸绿得像他哥的罗宾短裤。



男人不能怀孕!这份资料是假的!达米安笃定地对自己说,他还翻了所有积存的资料(噫不小心得知了陶德的三围),甚至Google了一下“男人能不能怀孕”,只差没跑去问神谕了。幸亏他及时醒悟这一系列行为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普通的12岁孩子,还是蠢透了的那种,不不不不准提及我真的只有12岁。

但是迪克要是真的怀孕了,达米安想,忍着脑袋里头轰鸣的“逻辑错误!逻辑错误!”的警告,另一个父亲会是谁呢?罗宾把下巴搁在膝盖上,开始在脑海中一个写着“死亡警告”的单子下边加上名字。可是之前的夜翼像只飞翔的爱情鸟处处筑巢,达米安不确定——

哦不....现任罗宾一下子撑住了工作台,害怕自己一头撞上去,他新绿的眼睛盲目地乱扫,根本抓不住焦点。

出现在蝙蝠洞的资料,每周定时的秘密会谈,蛛网的紧急召回——达米安十分确定自己同时成为了叔叔和哥哥。

太好了,蝙蝠家庭要添砖加瓦,而且在本来就错综复杂的亲缘网上又乱搭了一根线。三百年后编家谱的人肯定会甩手不干的。



“罗宾,专心。”达米安得到了蝙蝠面具下的嘶嘶声。真奇怪,事实上,他的三个哥哥,特别是年纪最大的那一个,才经常在夜巡中走神。在马戏团小子的眼中,生活肯定是一大团旋转的帐篷和旗帜的漩涡,搅得他没法专注。
都怪你,格雷森,达米安愤愤不平地想。他还在单方面和布鲁斯赌气,而且敢赌十块钱,后者根本没发现他正气嘟嘟地噘嘴呢。

“我看见了。”

好吧,好吧,现在他会当我是个不愿意被新弟弟分去宠爱的小傻蛋。得了吧那可是夜翼和蝙蝠侠爱情的结晶,也许蝙蝠侠这辈子都在盼望着那个煞笔婴儿的出生呢。格雷森那个傻帽,他带小孩一定糟糕极了——

“你是在抽鼻子吗?”

太好了,我现在在嘤嘤。达米安痛恨自己,但是他脑子里全是穿着制服的夜翼抱着一个婴儿,一个黑发蓝眼睛而不是绿眼睛的小宝宝,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尿布广告一样闪闪发亮。再也没有迪克·格雷森式的拥抱了,之前他会将达米安整个抱起来,好让两人脸颊贴在一起,至少达米安来了之后只有他有这个待遇。杰森·陶德那个傻帽肯定在羡慕达米安,但是这个200磅的胖子只能干站着——

“我们得谈谈。”


谈谈就谈谈,要是布鲁斯·韦恩以为达米安这样就会合作,那他就应该现在把蝙蝠侠的披风交给达米安。现任罗宾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穿着常服但是坚持拒绝取下面具。

“能解释一下吗。”又来了,蝙蝠瞪!快跑吧,小孩!

“达米安。”

达米安像把个装满了的玉米谷物纸盒倒过来一样说起来,根本没法控制自己:“父亲我看了你的资料格雷森是不是要有小孩了他会成为将来的罗宾吗将来的蝙蝠侠呢你们搞在一起根本没有征求我的同意那也别想得到我的祝福——”

“停下,停下。”达米安发现自己被蝙蝠侠用两个指头钳住嘴唇。“达米安,迪克是我的儿子!”布鲁斯看起来脸绿得特别像他的亲生儿子,“上帝啊这听起来着实有点——”

“恶心。”达米安一把打开了他生物学父亲的手,顺便一提,只有生气的时候他才会这么想他爹,而在迪克面前达米安是个蝙蝠侠狂热粉。“我看不出这有什么能阻止你的蝙蝠爪子的,格雷森跟音乐之声里头的女主没啥两样!”

父子俩为相似感齐齐打了个哆嗦。

“你跟格雷森没有一腿是吗,你敢用德雷克的性命保证吗?”达米安狡诈地说,已经开始幻想把他倒霉三哥吊起来的场景了。

“...没有!!!!”

"我嗅到了一秒钟停顿哦。"

“没有就是没有!!!!!!”

“那好吧。”达米安耸耸肩,向后靠上椅背。“我们可以干掉那个鬼知道是谁的孩子父亲,然后把他培养成新一代的罗宾!”我会亲自训练他的,达米安兴致勃勃地想。

“达米安——没有人会受伤!”

“如果有人敢把他的指头在格雷森身上乱放一下,受伤是他需要考虑到的最后一件事。”达米安甚至有点愉快地说。“我们能叫他泰瑞吗?”

布鲁斯怏怏不乐地看了他一眼,但是考虑到他本来就不是个欢欣鼓舞的人,达米安觉得自己还是大有可为。或许可以商量一下,小孩的名字可以叫约翰。是个姑娘的话就叫她埃米尔,卡珊会很乐意教她的。

当然必须姓韦恩。

“啊德雷克,”达米安看见提姆走进了休息室,像羊羔走向陷阱。“我要做父亲了。”他恶意地笑起来,看到一万种想法在提姆的脸上交战,都能映出彩虹了。

“你才12岁,靠意念吗?”提姆选择不动声色地反击。“或许是哪个公立学校的小妞缺钱买嗨了,好讹你这呆瓜一笔。”

“恰恰相反,我会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的。只需要一点时间,好在请柬上写格雷森的名字。”

提姆吓白了一个色调,直到布鲁斯喝住了他亲生儿子。






没人看见卡珊德拉,她就站在花瓶旁边听了全过程。

噢阿福看见了,因为他在给家里三个饱受摧残的少爷送茶的时候也给了小姑娘一杯。

卡珊像喵咪一样舔了舔杯沿,然后嗖地跳出窗外。提姆缩了缩脖子,感到奇怪的凉意。



"迪克,和宝宝。"芭芭拉有点摸不着头脑,“两个词?”卡珊严肃地点点头,史蒂芬妮正在掰手指头:“迪克像个宝宝——他老表现得像个大宝贝儿,不算新闻;迪克有宝宝了——啊终于。”史蒂芬妮瞅了瞅芭芭拉,后者表情有点微妙,“芭布斯,别想隐瞒......?”

芭芭拉叹了口气,“不,别看我——显然,我们得找孩子的另一个爹了,姑娘们,我们有活干了。”

史蒂芬妮张大了嘴。

“我去拿三杯棉花糖热可可来。”她赶紧合上嘴巴,兴致勃勃地冲向厨房,对话泡泡被拉得超级长,从她后脑勺上面飘出来,像什么飞船的光速残影:“等我来了再开始等我来了再开始!等我来了再开始!”

“我们会先从字母表a开始的!”芭芭拉喊了一句。


“阿尔弗雷德!谢天谢地!”迪克吸溜了一下鼻涕,“我都快给冻傻了。晚餐有什么?不过你知道吗,还是别告诉我了,给我个惊喜。一周都没吃上正常的饭了。有一天我不得不像条狗似的把脸埋进上一顿的匹萨里,达米安的宝贝吃的都比我好——”

“晚上好,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眉毛都没动一下的打断了他。“您可能需要先去一下会客室。”

“噢,噢不。千万别告诉我小翅膀又干了什么。”迪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想把什么东西用力擦掉。“让我猜猜,他撞坏了餐室的那扇年纪比我还大的玻璃彩画窗户。”

“没有。”

“那就好。”迪克一秒复活,“晚点儿餐室见!”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背影,稍微觉得有点累。


评论(14)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