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蝙蝠家]Barbecue

*warning:他们都是直男,热爱烤肉和比基尼





“女孩们怎么去?“

”她们自己解决,拜托她们带柠檬水来。“迪克把塑料箱从肩头小心翼翼地放进后备箱,免得一大桶腌制牛肉酱料四溢。提姆在一张油渍渍的纸上潦草地涂写:上面包括一大堆蛋白质,适合烤制的蔬菜,以及许多许多啤酒。

“别忘了烤肉夹。”迪克从后头眯着眼睛看清单。阳光太刺眼,热的要命,而夜翼对红罗宾说嘿!这是个多适合沙滩烤肉的日子啊!于是他们洗啊切啊剁啊腌啊,准备各种能在猛火下滋滋冒油的食物。洗那些红虾的时候,达米安终于崩溃了,他一刀剁穿了流理台,然后把自己关进了塔楼。夜翼耸耸肩,“我还以为他两个小时之前就会爆发呢。”然后跟提姆击了个掌。

“我准备了十二个,都在土豆下面呢。”提姆比划了一个位置。“最好别再动我们已经放上去的部分了。”

的确,他们制造出了一个有十二条腿的摇摇欲坠的食物堡垒,提姆觉得这车能否开动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安全到达目的地了。这个时候为家里壮汉太多感到厌倦是不是太晚了?因为扪心自问,提姆自己吃起来也像个无底洞,更别提青春期的达米安了。

但是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件事如噎在喉,弄得提姆坐立不安。他拧紧了所有方向盘上的螺丝,还完全不必要地用喷漆在车门上弄了个蝙蝠涂装,最后那个问题还是像高压水枪一样从他的喉咙里喷到了大哥脸上。

“迪克?你的,你的邀请名单...”

迪克一点担忧都没有,他带着那种傻唧唧的笑容说:“怎么啦小提米?我邀请了所有人。”

所有人,这就是问题所在。

提米决定直说:“布鲁斯当然在特邀嘉宾那一列。但是,红-杰森?我们已经带足辣椒了,不需要另外很多火药味。”

“啊,杰森。”迪克把铲子扔上车顶,满意地看着它哆嗦了一下,加入了那种晕晕乎乎的不稳定协奏。“我不是很确定他知道这是个烧烤聚会。”

“继续说?!”

“就我最后一次接到他的回信来看,杰森可能以为我要跟他一架泯恩仇?”

”迪克?!“

”就只是,冷静一点?“迪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我有预感事情会解决的很好哒,提摩西~“

才怪。提姆怏怏不乐,觉得自己靠担忧就能吃饱,还能进行生物发电。他如此担心,以至于看见布鲁斯穿牛仔裤都没有惊讶,还在食物堆里刨了个坑,让达米安和狗狗坐在一起。

”达米安,不要用腌牛肉喂Titus。狗不能吃盐太多。“迪克不知从哪弄来了一顶特别拉风的宽檐帽,很有可能还是女式的。他招呼大家都坐好,阿福穿着打猎装坐在副驾驶上,仔细地系上安全带。

车倒是没塌,提姆更加烦恼了。

理所应当地,他们没带开瓶器。




”难以置信!“芭芭拉在烤架后头悄悄怼了迪克一肘子。她穿着很可爱的小背心和热裤,比吱吱冒油的牛排更令人垂涎欲滴。

”是的!我们居然没带开瓶器!“迪克愤愤不平地说。他拿着那张油滋滋的纸,绝望地发现的确开瓶器从一开始就被忘到了脑后。”真不敢相信,我们甚至多带了十个打火机!提米!来这儿来!“

”上帝啊!是杰森。“芭芭拉说。”你脑子有什么毛病?你们的脑子有什么毛病?下一秒他是不是就该举起烤肉架扑向蝙蝠侠了?“

提姆来了,他说他没有带各种geek小玩意儿的钥匙扣,上面本来有验钞灯和纳米分子重构装置,当然也有该死的开瓶器。真奇怪,偏偏就是在他们沙滩烤肉这一天,一个开瓶器都找不着。


天气是令人绝望的阳光灿烂,海水表层暖融融的,一个猛子扎下去又变得冰凉。布鲁斯和达米安在一起成功地把木炭点着了,还支起了烤肉架。而其他人在和阿福摊开野餐毯,拿出提前烤好的面包。玻璃杯子叮当作响,刀叉裹在纸巾里头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手里头。

杰森靠在最远的椰子树下,远离阳光和穿着沙滩裤的人群——其实只有迪克和达米安,后者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衣柜里头其余的裤子都消失了,正在抽烟。他今天不想把一午餐篮鲜血淋漓的往事扔到蝙蝠侠脸上,也不想把迪克按在白色细砂里揍,不知道是阳光还是海风的原因,他就是不太想。当然,如果他还这么站下去,可能会在最后饿着肚子回去。有人拉了拉他的胳膊肘——是斯蒂芬妮,从鼻尖到脚趾都涂好了防晒霜。

”给你!“小姑娘递给垫着餐巾纸的他空盘子和冰凉的玻璃杯。”男孩们忘了带开瓶器,所以只能喝柠檬水和橙汁啦。“她好奇地瞪着溜圆的大眼睛,似乎在等着杰森拒绝她,或者又在期待杰森能掏出开瓶器来。

杰森对她点点头:”帮我拿一下。“

斯蒂芬妮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你去哪儿?!!!!“

”去开啤酒。“




其他人紧张了一秒钟,但是杰森在迪克身边蹲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开始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用力过猛导致一系列滑稽的后果,比如提姆烧焦了第一批十二根香肠。达米安可能多关注了一会儿,他像头猎豹一样在十米开外徘徊了一阵子,接着像小猫一样被叼走了:芭芭拉聪明地用胡萝卜把他引开了。

"嘿小翅膀。"迪克表现的非常平静,他用蝙蝠镖的尖锐部分已经撬开三瓶了。”可惜我得非常小心,这个可以爆炸。“

杰森嗤笑了一声,他紧紧握住玻璃瓶的下半截,然后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瓶盖:金属咔哒一声就服软了,瓶盖栽进了沙子里。

”酷!“迪克双眼发亮。他如法炮制,很快提姆和达米安也被吸引了过来。四只小鸟蹲在沙滩上,咔咔地徒手开瓶盖,马上就变成了一次竞赛。他们手上的厚茧被搓的通红,瓶盖像下雨那样落在沙滩上。女孩们负责把啤酒瓶从战场上拿走。提姆第一个败下阵来,或者说,他手上的茧子败下阵来。阿福把他们叫住的时候,四个人的手指都又红又热,只能举着或含在嘴里。

”少爷们。“阿福说。”少爷们,我想大家可以先休息一下,因为场上的啤酒已经够多了。“的确,而且大部分玻璃瓶都被阳光弄得热乎乎的——温啤酒尝起来就像是屎。

迫于压力,迪克和杰森不得不开始喝之前造下的孽——布鲁斯已经默默地喝了很久了,还把达米安手中的玻璃杯拿走换成柠檬汁给他。芭芭拉特别开心,因为达米安气鼓鼓地说为什么他不能喝。

大量热乎乎的啤酒不仅给两个大一点的哥哥们的膀胱造成了很大压力,还似乎剪断了他们精神上的某些枷锁。迪克的嗓门越来越高,还开始唱他在马戏团学会的下流小调。达米安非常给面子,每当他完成一个高音,就会鼓掌叫好。而杰森呢?杰森被阳光和海面的反光弄得晕晕乎乎的,决定去丛林里头找厕所。

自己真傻,杰森突然想起来,决定对着椰子树舒缓一下就好。这个时候,他听到后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

”啊,小翅膀。“迪克打了个酒嗝,他看起来晕的不知其所以然。杰森害怕他等会就会像个喷泉一样地吐起来了。然后他就看着自己的养兄”嘶“了一声。

哦对,他们双手指头都受伤了,被芭芭拉用六个创口贴互相黏在一起。所以,裤拉链此时成了个巨大的问题。

不,不能想这个问题,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他跟迪克两个酒鬼面面相觑,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如果此时我是个意念力超级英雄该多好啊。

接着迪克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穿的是沙滩裤,他一直在徒劳地找裤拉链呢!杰森看着他转过身去——哦不,噢我要瞎了,我看着迪基鸟在蹭树我的天——

谢天谢地传来一阵轻松的放水声,而且迪克还在吹着小调,天哪,杰森此时更想——

”嘿-嘿杰伊。“迪克嘟囔着说,而杰森只是在想,天哪,他现在要开始像个兄长一样的提供帮助了吗?真的吗?科莉你在哪儿?你能不能把我抱走?!免得我惨遭你前男友的毒手。”啊你自己拉开了。“

对——然而,嗯,他的手指绑住之后,是不可能掏出来——要是格雷森敢——

”你可以跳一跳。“迪克眨巴着眼睛说。”跳一下?像这样?“他弯了下腰,看起来像是要做一个不太成功的体操动作。

他真是醉的透透的,杰森绝望地想,然后立即制止了他,免得夜翼在椰子林里摔断了脖子,而他自己裤拉链开着这一窘迫的情景发生。

”我会-停下迪基鸟!“杰森看着迪克,绝望地蹦跶了一下——

噢。

噢!

情况更加糟糕起来,因为拉链卡住了——疼得杰森一哆嗦。然而他一回头,发现迪克已经不见了。排除了他摔进了猎鹿人陷阱这个概率之后,就是迪克又耍了他,而且成功之后还跑了。

所以我为什么要来这个烤肉聚会呢?!杰森扪心自问,他回去就把迪克发给他的所有短信删掉。他这么自怨自艾了一会儿,后头又响起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上·帝·啊·你·真·的·恨·我

绝对的。

杰森希望芭芭拉或者斯蒂芬妮站在这里,都不要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出现在后头——这实在是——杰森心中简直槽裂了大地。他这辈子都不能跟蝙蝠侠言归于好了,再见,Au revoir

然而,一个活生生的布鲁斯·韦恩就站在他,敞开着裤拉链的杰森·陶德后面。说真的,现在的分级大概是不能保证在PG-13了,华纳掏钱也不好使。他看起来非常平静,好像每天都能见到一百个不拉裤拉链的养子——

杰森·陶德,不准再想下去。

”Hi。“杰森想扇死自己。

布鲁斯没说话,杰森好像渐渐明白他的表情了——他看起来一半想逃跑,一半想大笑,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根本看不出来有上述这两种表情。

”我看见迪克刚刚跑出去了。“布鲁斯温和地说,”我问了他在哪可以,方便一下。“

他顿住了,然后,看起来布鲁斯也不想继续处于这个倒霉的境地了:”需要帮忙吗?“




”提米,达米安。“迪克严肃地对小弟说,”我现在就得回诛网去,现在就走。“然后他一把拉开皮卡的后座门,发出一声惊叫:”他们这么阴险!居然把方向盘卸下来了!“

”我觉得他喝醉了。“提米小声地说,他都没打算得到回答。

”没错。“达米安小声地赞同道。





*这梗实在是太直男了蛤蛤,抱头鼠窜

评论(1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