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Little Sweet

*阿紫牙疼,给她一个小甜饼




10岁,哥谭。

 

“格雷森,不准笑了。”达米安筋疲力尽地冲大哥的背影说,他已经懒得朝迪克咆哮了。因为首先,他已经被这个二笔兮兮的大傻帽哥哥搞得不胜其烦,其次,任何高声说话都会暴露出达米安牙床上那两个漏风的黑洞——最近的一次行动中罗宾把脸狠狠拍在了广告牌上,啃穿了塑料布上的小蛋糕的同时,他的门牙也愤而离家出走。

“噗——抱歉忍不住,小D,你居然现在还没换牙!”迪克简直被乐傻了,虽然他老抓着樱桃梗那么点的小事乐个没完没了,好像往他们苦涩的生活里疯狂加糖。“可惜掉进了一堆垃圾,找不回来了。”

只有夜翼会撅着屁股在一片狼藉里翻来翻去,试图找回小弟弟那两颗倒霉门牙。他还试图支使蝙蝠侠也一起来找,因为“如果牙仙没收到达米安的牙齿,他的门牙最后可能会变成兔八哥。”当时达米安得承认有一瞬间的确挺疼的,然后嘴巴里被灌满了冰凉的血腥味,而且造型有点惊恐,因为迪克朝他飞奔而来,还箍着他的腰把他举了到了肩膀高。

“我-我没细。”达米安模糊不清地说。迪克把他对着月光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噗——!”

“达米安少爷,幸运地是您还没有换完乳牙。”阿福给他一条干净的毛巾,用来擦掉嘴唇上的鲜血。达米安舔舔光秃秃的牙床,十分的不开心。

“别老舔,”迪克用两根指头钳住了达米安的嘴唇,现在后者像个嘟嘴章鱼一样恼怒地瞪着他。“诶——别,达米,你现在咬我可不疼——好吧好吧我不笑了——快松嘴小D。”他和布鲁斯交换了一个沉默的眼神,达米安仍然像个老鼠夹子一样夹在迪克的手指上。

“也许是——”布鲁斯突然不说了,而迪克也立即停止了微笑。他们俩开始那种奇异的眼神沟通,啊哈达米安就知道,没准是因为他不是自然出生。

“还能尝到血味吗,小D?”迪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他摸遍了全身上下。他敢——好的,格雷森掏出了个娃娃头棒棒糖。

一个月之后,达米安剩下的乳牙也蛀掉了。

 

 

30岁,哥谭。

 

“还在牙疼吗?”迪克轻轻摸着他的脸颊。他眼角的细纹增多了,头发里的银色像雪线一样闪烁。达米安握住他的手,好给他一个吻。

“出智齿的人应该禁止接吻。”在他们分开后,迪克含着他的嘴唇,微笑着嘟囔着。“怎么样,感觉到爱情的甜蜜治愈了吗?”

“一点帮助都没有,格雷森。”达米安阴郁地说。

“我可以煮汤给你喝,轻柔地拍拍你,还给你哼歌。”迪克并没有受到挫折,他已经开始哼摇篮曲了。

“或者给你这个。”

当然,还是娃娃头棒棒糖。


评论(8)

热度(80)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