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Batfam]单曲循环

*我不拥有任何一只小鸟,但是我希望他们和蝙蝠一起幸福。


每只小鸟都情不自禁地哼歌,而迪克发现了一个秘密。




    




在哥谭的大部分街区,在阴影和基本上是摆设的街灯下头,积雪像脏兮兮的毯子。圣诞节快到了,最破烂的杂货店也全是叮叮当当的圣诞节应景歌,半亮半不亮的彩灯串挂在塑料的圣诞树上。


    杰森·陶德蹲在一家烘培店的屋顶,倒不是说他想打劫一批杯子蛋糕,拿破仑或者蝴蝶酥啥的——红头罩有更伟大的理想。有一帮想干完一票大的就去过圣诞节的傻逼帮派想要补充军火库存,杰森从猫头鹰,麻雀,鹩莺们叽叽咕咕地谈话里头得知,居然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蝙蝠和他家小崽子眼皮底下偷渡手持火箭筒。


    干得好,杰森嚼着口香糖,只要他能在正义的骑士们赶来之前把交易双方打个落花流水,那么这一笔肥的流油的好货就全归杰森自己啦。组队之后还要养队友,金钱压力有点大啊。而且他还能拿蜡笔画个歪歪扭扭的红头罩记号,再从监视器里嘲笑蝙蝠侠夜翼和罗宾目瞪口呆的表情,圣诞节快乐。


   这家烘培店像个傻萌傻萌的姜饼屋,积雪给它的屋檐撒上糖霜。橱窗里还有一棵两人来高的圣诞树,每一根松针都精神抖擞,还装饰着无数彩灯,圣诞金粉球和拐杖糖。树顶上的星星也擦洗的非常明亮,更别说那些洒满肉桂粉的苹果派和棉花糖啦。杰森决定尽量不要波及这家小店,并不因为店主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而且在他装模作样踩点的时候给杰森一只用红色糖霜画出围巾的姜饼人。


    那帮蠢蛋就非要在这家小店后头的巷子里交易吗?蹲在湿漉漉的屋顶上实在太冷,靴子也快要扛不住积雪。杰森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下到烘培店里头去喝一杯威士忌巧克力,因为路灯底下那缩头缩脑地哨兵还没有什么变动的迹象。


    然而,这家烘培店放的背景乐可真是大嗓门——超级大的那种,隔着两个街区都能听见这个销魂的音乐声,音波震得积雪发软,而上个世纪的流行金曲让爱意流淌出一条大河——差点没淹死杰森。副歌部分颇为引人入胜,调子温暖得让人昏昏欲睡,杰森都快要以为自己是卖火柴的小红帽,在闪亮亮的橱窗前望着里头虚幻的圣诞颂歌。


    才不是虚幻呢。肚子里塞着苹果的火鸡,牛腰子布丁,阿福从来没让家里所有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忍饥挨饿过,在圣诞节这天更不会。当年的罗宾从来不知道阿福一个人怎么能够完成十二道大菜的晚宴——慢着,也许不是他一个人?因为夜翼,迪克会帮忙。他们俩扎起围裙和头巾,模样古里古怪,神情肃穆地对着烤箱。如果阿福向他点头或者摇手指,则分别代表着“拿出烤盘。”和“耐心。”而剧烈地前后摆动手掌则是:“快把那个该死的锅从火上拿开不然只能吃黑炭。”杰森当时个子不太高,得站在脚凳上才能够着碗槽,虽然他从来没有丧失过对身高的信心,因为迪克曾经挠着他的脚板心喊他“大脚怪。”迪克会偷偷地给他一两片最先烤好的培根或者不知不觉逃逸的巧克力,塞进他的嘴巴里,烫的他呜呜直叫,而布鲁斯——


    你猜之后怎么着,大脚怪长得远远超过了罗宾,然后慢慢悠悠超过了夜翼。


    


    烘焙店的背景乐转为——咦,这个乐队有点耳熟。绝对很耳熟,但是绝对不是杰森自己会听的那种。莫扎特和重金属在他的手机里挤成一团,就像一部分完好的他(不知道多少)和一部分破碎的他(绝对很多)拧成一股。但是这首歌......要杰森来说的话,应该是——


    有个古古怪怪的声音在,在嗡嗡作响,把杰森吓了一跳。当他发现那来自于自己嘴巴的时候,惊吓翻了一百倍。他已经随着副歌部分唱了好长一段,而且节奏和音调都在那儿,在他的嗓音里,在红头罩的嗓音里——在之前那只小鸟儿的嗓音里。那是‘Dancing queen’而他已经哼到‘young and sweet, only seventeen’,并且一点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


    杰森现在想起来了——那是迪克的歌儿。迪基鸟还穿着敞胸的迪斯科制服时是个兴高采烈的活泼性子。他老是时不时就哼起歌来,歌词还能卡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上——有一次布鲁斯的某个情人变成了反派在他们后头撵了八条街,而夜翼哼着“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一个女人。”他在巡逻前唱,收拾战场的时候唱,不需要潜行的所有时候在无线电里哼哼,好像迪克的肺活量活脱脱是他的八倍。


    “Dancing Queen, feel the beat from the tambourine”夜翼的声音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少年的声音了,他处理起音调来更加得心——“你他妈!”夜翼就蹲在他旁边的烟囱上,穿着可能导致他蛋蛋冻掉的轻薄制服,蓝眼睛像玻璃雪花球一样圆溜溜地看着他。他们俩面面相觑,活像对峙的两只兔子。


    “你好呀小红罩。”夜翼兴高采烈地说,“ABBA哈。”杰森的余光看到路灯下的那个哨兵已经倒地,一个红黄绿的身影在光线下一闪就不见了。


     “该死。”杰森喃喃地咒骂了一句,他扔出一把烟雾弹珠,然后跳进了那条小巷。






      




    迪克出身在马戏团,他在学会走路之前就学会了前滚翻,也很快就习惯了那些闹哄哄的音乐和人潮声。他会吹口哨,会唱每一季的流行歌,胆子特别大。等他来到韦恩大宅的时候,着实傻眼了一阵——宅子里静悄悄的,让人不敢大声说笑,而且,迪克不太想笑,也不想唱歌。


    等他敢从大理石弧形楼梯的木质扶手上一滑而下的时候,他身体里头的那个爱玩爱闹的小男孩又开始探头探脑起来。家庭开始有新成员,杰森,芭芭拉(噢她算的),提姆,斯蒂芬妮,然后是卡珊德拉,达米安。


      小鸟儿们开始嘀嘀咕咕,然后唱起歌来。韦恩大宅像片春天的小树林,全是轻快的歌声和脚步声。松鸡,白额黑雁,黄嘴鹃,叽叽喳喳。迪克能够分辨出每一个人的嗓音,像排出队形的头雁,或者指挥家。


     他们全都在工作的时候轻声哼哼。提姆在浴室里能完成High C,但是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唱完一个小节,即使迪克把他灌醉了他也不干,在电脑面前更是一言不发。“需要集中注意力,大哥。”


     芭芭拉和斯蒂芬妮在一起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分工,一个跟着主旋律唱下去,一个跟着副歌轻轻重复。卡珊的嘴唇翕动着,眼睛发亮,坐在斯蒂芬妮身边,认真地倾听。迪克认为她归根到底会唱起来,像一窝里头最晚出巢的那只小鸟。因为她已经在某些方面那么厉害了,那么在哼哼歌儿方面迟钝一点会很可爱,也没什么要紧,都没什么要紧。


     达米安会重复一两句,然后很快闭紧嘴唇,好像唱歌是什么让人恼火的事情一样。等他放松下来,在沙发上拼模型的时候,又会有一两句逃逸出他的引力场。他的调子不太准,而且还没有变音,是完全不一样的童声——也许这也是他恼火的部分之一。迪克会接过他的部分,而且会扭来扭去,搂着下楼喝牛奶的提姆跳舞。后者像个提线木偶一样完全放弃了对身体控制权,任由大哥把他挪来挪去,试图让他踩着自己的鞋面跳舞。


     “我已经太老了,而且太重了迪克,你的脚会废的。”提姆试图去勾桌面上的玻璃杯。“去烦达米安去,快去。”


       “你敢,格雷森。”达米安头也不抬。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埋伏在快餐店后头的那一次吗,小D。”提姆饶有兴趣地在玻璃杯后面竖起了耳朵。“就是那一次,最后我们用垃圾桶逮捕了坏蛋。”


         “嗯哼?”


          “我知道你老是哼的那一节是哪儿来的啦。”提姆呛了一大口,咳得一地都是,而且一半都是笑的。


        “噗,咳咳咳咳——你是说,达米安老是哼Baby的原因——”


         “我可不知道Justin Bieber这么火。”


         “至少主旋律不可思议地朗朗上口。”


            提姆笑得必须抠着桌子边,而达米安面红耳赤地朝他扑了过去。




           可布鲁斯唱歌谁也没听过。  “也许他唱了,只是超声波段我们都听不见。”达米安开了个关于蝙蝠的笑话。而迪克耸耸肩,他知道蝙蝠侠唱过,声音低沉,在空气里头能传得很远,一直到你心底的角落里去。他建议提姆可以搜寻一下正义联盟的新年晚会什么的,看有没有音频或视频资料成为漏网之鱼。不过谁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然后迪克就发现了这个秘密。他在蝙蝠洞里头,和蝙蝠侠各占据着操控台的一边,忙活着点儿不太紧急但是着实烦人的扫尾工作。然后他情不自禁地就小声哼起歌来。开始是一两首新近流行的歌曲,不过这需要分去的精神太多了,迪克的声带自己调整了一下,突然发现了一首特别熟悉的歌——它的节奏缓慢,调子起伏也不大。


        于是迪克就开始哼哼了起来,他头也不抬,任歌声像脱出河岸的水流。在某些地方拖得太长,而忘词的部分又草草略过。效果好的出奇,声音在高高地洞窟里回荡,轻声细语。


        一开始他也没发现,但是——实在是太出奇了。布鲁斯,蝙蝠侠的右手手指在敲打着扶手 ,整个人重心向左倾斜过去,好让手指随着节拍起伏。在那些迪克错过或者不正确拉长的部分,手指还会茫然地哆嗦着,好像在责怪迪克乱改歌曲。


      真奇怪,迪克还故意换了两首同作者的歌,发现布鲁斯整个人又坐直了,相反他的手指不再敲打出节奏,而是自然的下垂。


       只有这首歌,这首老的能当迪克两个爸爸的歌。然而到底迪克自己是怎么学会的,是从被淘汰掉的唱片店?电影插曲?还是广告歌儿?


       突然他恍然大悟。


       




    杰森的算盘落空了,GCPD及时赶到了现场,现在两个帮派都能享受监狱圣诞节大餐,这都要感谢蝙蝠侠。那些军火被装箱封存起来,不日就要运走。他气呼呼地往安全屋赶去之前,还跑到烘培店去买了一杯威士忌巧克力,不得不出示假身份证才让老太太店主同意卖酒精给他。


    现在,他要扫荡一下安全屋附近的超市,够幸运还能找到一只小点的火鸡,能塞个被罗伊射穿的苹果进去烤。


    安全屋外头还是又脏又破,但是有人堆了个傻兮兮的雪人,还给他用石子拼了个什么图案。杰森辨认了好久,发现应该是个两边不太对称的蝙蝠标记,而且蝙蝠侠雪人惨遭圣诞节毒手,被带上了圣诞帽。


    他进屋的时候有点失望,因为罗伊和星火都不在,室内一片阴暗。然而有什么东西在那个假装壁炉的暖气片前头闪闪发光——


     那是一堆扎满缎带的礼物,但是他们本身足够吓人——全是沉甸甸乌黑发亮的武器,还包括一根管状物,那大概就是杰森心心念念的手持式火箭筒。里头插着一朵新鲜的玫瑰花儿,绑着香喷喷的贺卡。


                        亲爱的小翅膀,


                                   圣诞节快乐,随信附上我,提姆,达米安还有芭芭拉和                           斯蒂芬妮的爱意。


                                                            P.S.阿福邀请你回老宅过圣诞  


                                                           P.P.S布鲁斯说他非常期待见面












    “父亲会责怪我们的,你不能......”达米安仰起脸对迪克说,他有点儿担心,并且不太想面对一个鸡飞狗跳的圣诞节。


      “他会的。但是仔细想想,这可是圣诞节啊。”


         “但——”


         “没事的小D。”迪克揉了揉他的头发,“再说了,我觉得那批东西哪儿来的还是会回哪儿去的。”他俩一起跳过又大又亮的月亮,像某种张开翅膀的鸟类,正要赶回家去。










    在有点久之前,第二任罗宾还是个战战兢兢,担心自己会搞砸的小男孩。可有一次他真的搞砸了。他特别生气和懊悔,而蝙蝠侠并没有责怪他。他打开电台。后来,迪克就跟他一起哼着这首close to you,在蝙蝠车里挤作一团。
















*圣诞节快乐!以及歌和剧情都是我杜撰的!



小剧场


他们都开始唱let it go,但是只有洗澡的提姆能够不降调。

评论(1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