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Batfam]Flying Robins

*他们不属于我,新年快乐!此篇送给阿乐乐 @阿樂樂一樂 !



“我-们-必-须-这-样-吗?!”提姆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声音,直升机舱门已经打开,脚底是万顷灯火的城市和城市上空的疾风。

“当-然!”迪克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大声咆哮。他穿着轻盈的薄纤维制服,完全不用安全绳似的站在舱口,用他十来年的马戏团经验和脚尖保持平衡。面具下根本看不见他湛蓝的眼睛,然而——

   迪克冲握着操纵杆的阿福比了个手势,然后张开双臂,大笑着向后倒进了整个哥谭的夜空里——杰森一把拉住提姆,而达米安的披风像金色的闪电。疾风像水流,吞噬并托起他们。

   



  “这样如何。”迪克已经疲于应付在屏幕面前吵个不休的弟弟们了。他们完全可以在一秒之内达成一致,就像之前战斗中的无数次一样。但是甚至包括迪克自己,罗宾们就是乐意在所有提供四种不同口味的冰淇淋车,电影院售票小姐呆滞的脸和超市货架前头争执个没完没了。更别提周六影碟选择权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他们非得把脑浆打出来不可。

    “这样怎么样!”“达米安你根本不看电影!上次听你的之后你全程都在沙发上打游戏!“”哈,他被'林间小屋'吓到了,蛋宝宝。”“陶德,你——”迪克一把抓过杰森和达米安的后衣领,把他们俩狠狠地撞在一起。达米安在杰森的拉链上磕着了脸颊,而杰森倒抽一口凉气。

     "还行吗?"提姆怜悯地看着杰森,后者都快要忍不住夹腿的欲望了。

    “很好。”不管怎么说他们最终都安静下来,用各式各样的眼神瞪着迪基鸟。“你们再吵多一秒我都受不了,而且最后肯定会给阿福造成冗余工作量。”迪克轻轻敲了敲放映机,把‘风月俏佳人’拿了出来,那是杰森早上放进去的,为此他可不会太高兴。

    “我们跑起来。“

     当他们以前是罗宾的时候,哥谭像个用心险恶的游乐场,过山车完全不带安全措施的那种。所有的屋檐是旋转木马的帐篷,所有的滴水嘴是激流冒险的喷口。防火梯,老旧的空调和摇摇欲坠的阳台把手让他们带着手套的手心磨出老茧,披风擦过每一个转角。但是,通常他们前面都有一个或者成打惊慌失措的逃犯,运气不好的话他们会变成被狩猎的一方。如果纯粹因为玩乐而飞来飞去,好像有点儿玩忽职守?

   “首先返回这里的能得到接下来这一周的电影选择权,”迪克发现杰森好像要有什么意见。“而且我行行好,这次允许你喝啤酒。”杰森翻了个白眼,好像他真的需要什么允许似的。

     胡扯,提姆绝对不能相信他们就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被迪克引诱得团团乱转。然而杰森站了起来,达米安眼睛发亮,如果这个时候有一只毛线团掉进了猫咪堆里,大概也能收获同样的效果。提姆长叹一口气:“我去穿好衣服。”身后还能听见迪克嘟嘟囔囔地说话声:“达米——噢我很抱歉,那我亲你一口?”

   “快去死吧格雷森!”然后提姆听到一阵要么是猫咪掉进软床垫,要么是迪克强行揉了达米安的声音。


 

   阿福将把他们倾倒在这个城市辉煌的中央地带,而且他居然会驾驶直升飞机。在烤舒芙蕾方面百战百胜,狩猎季节打起野鸡来毫不手软,现在居然还驾驶起直升飞机来了,提姆有点敬畏地看着他。迪克穿着那件蓝色的夜翼制服,达米安一定要坐在窗台上看他更衣,因为“不他绝对穿不进,诛网制服对他太宽容了。”经过咬牙切齿,生拉硬拽和过多的意味不明的呻吟声,迪克洋洋得意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荧光蓝仍然从肩膀涂抹到指尖,后面跟着一个面露遗憾的罗宾。

    “他没穿内裤。恶心。”达米安对提姆说。

    "你非得告诉我吗?"提姆真的不太想知道他亲爱的大哥到底有没有穿底裤。他和另外俩人一起瞪着杰森,后者仍然穿着皮夹克和重重的靴子。

    “你就这么去?”迪克说,他是个紧身衣怪胎而且热衷于把所有人拉进这个地狱。

     “不然我穿什么?鳞片小短裤吗?”

    迪克决定暂时放过他,因为牛顿定律会教他做人。哈,被星火宠坏了吧小子。




   当他们飘在半空中的时候,的确很容易忘却自己是不会飞翔的肉体凡胎。头上是湍流的怒涛澎湃的星河,脚下是整个城市的灯光。提姆大概享受了五秒钟自由落体的狂风拍打脸颊的刺痛感,他舒展开四肢,像真正的鸟类。然后腰上的安全绳一紧。

  “松——”迪克在离他几十米的地方咆哮着,根本没法听清楚他到底想说什么。然而这栋摩天大厦的玻璃外墙像落地镜一样越来越近,迪克和达米安都松开了安全绳的搭扣,玻璃嘎吱作响,令人牙酸,但是稳稳地托住了他们俩。

    ”坚持住!提米!“夜翼和罗宾似乎完全摆脱了地心引力,而提姆越过了玻璃斜坡的边缘,向外飞坠而去。建筑内部的水晶吊灯把玻璃反射得像波光粼粼灯火辉煌的湖面,他们俩如履平地,不用抓钩。一个大厦内部加班的职员目瞪口呆地瞪着他们,咖啡杯砸在了脚底,不过很快也消失在提姆的视线里。

   他射出了抓钩。


  整个比赛开始变得勾心斗角起来,不过说实在的,提姆也没指望有什么公平裁判之类的——任何边裁都休想追上他们。但是,真的有必要变得这么丑恶吗?他们今晚的娱乐活动简直像把狐狸扔进了鸡舍,整个哥谭沸反盈天,惊慌失措的罪犯们压根不相信他们只是在做些高中运动会上的运动。

  “红心女王陛下说我要迟到了。”提姆一棍子杵倒某个挥舞着撬棍的二愣子,“这里有兔子洞之类的什么吗?”

  “还在读童话呢,鸟宝宝。”杰森单手反撑着屋顶砖块的边缘,稳稳地落在他身边。“快点回到成人的黑暗世界吧。”提姆能从他头罩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和身后试图袭击红罗宾的面黄肌瘦的小混混。他敏捷地一侧身,对方的脸颊完整地印上了杰森靴子的花纹。

  “多么贴心啊,红头罩。”提姆并没有放下长棍,而杰森在头罩下阴险地一笑。他俩心知肚明对方有多么阴险狡诈,特别是当提姆发现自己的宅男系T恤的背后写上“泡我吧”而且洗不掉的时候。

  “抱歉,兄弟。”杰森真诚地说,他把枪插回枪套。“我真的不想看一个晚上的’探索纪录片‘。”

  十秒钟之后,他们俩在屋顶上打成了一团毛线球。



  “噢罗宾!”夜翼用那种下一秒就要笑出来的大惊小怪地声音说,他刚刚用一个跟他骨龄柔韧性完全不符合的下腰躲过了男孩的蝙蝠镖。“我们不是达成共识了吗,三个晚上归我,三个晚上归你,剩下的一个晚上我们可以看绿箭侠。”他的定位器滴滴作响,因为红罗宾和红头罩的内讧,他俩已经领先好几个街区了。

  蝙蝠镖没有爆炸,只是涂了麻醉剂,但是他锋利的边缘仍然割断了夜翼的抓钩绳。达米安觉得腰上一沉,他大哥已经箍着他的腰躲过了坠机的命运。他干脆也松开了抓钩,两个人头朝下一路乒乒乓乓地摔进了快餐店后头的垃圾箱里。

  “我可没答应你,”达米安只是塞着耳机盘坐在沙发上,听着迪克喋喋不休的嘟囔。“三个晚上都看迪士尼公主电影我会朝你的苹果里头下毒的。”达米安愤愤不平地把自己从菜叶里头拔出来。“而且之后的一个月我都要被迫听你唱电影插曲,利爪都受不了!”

   “你接’go away ,AnnaGrayson’的时候可没有多不乐意。”而且他压根不看自己挑的鬼片,哪怕沙发上的迪克和提姆的尖叫炸裂了玻璃杯。杰森脸色发青,但是为了不错过以后嘲笑兄弟们的机会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达米安的白眼能把他的面具凿出两个洞来,“少废话夜翼。”

 “我可不想和你打啊————————————”

  达米安的匕首把迪克的制服从脖子一直划开到屁股,真是阴险毒辣。现在夜翼的都市传说要变成他是个白花花的暴露狂了。

  “这也太过分了,小D。”夜翼的眼睛眯了起来。



  “放我下来!”“不。”杰森吹着口哨。他成功地把红罗宾的披风两角拎了起来,在他的胸口打了结,像束缚衣一样让提姆动弹不得。

  “你喜欢蝴蝶结还是水手结。”杰森都要嘎嘎大笑起来。“哇,老蝙蝠给你们的制服材料真是结实。”他把提姆留在屋顶上,冲他敬了个礼,装模作样地拿出表来:“我真的要迟到了,再见爱丽丝!”

   接下来他没有一点阻碍,顺畅得像溜滑梯一样的到达了韦恩大宅。只要拐过这个弯——

  “嗨小红罩。”噢。

   夜翼从围墙上翻下来,跟平时有什么不太一样——“那个是,罗宾的披风吗?”有片黄色的布料缠在他的腰间,搞得迪克像是个穿了短裙的蒙面变态。“噢艹!不要转过来!我的眼睛在滴血!”

  “你从头罩里头真的看得见吗?”夜翼愤愤不平地说。“再说了,我的身材很棒的好吗!达米安真是太调皮捣蛋了。”

  “我觉得我还是不要问罗宾上哪儿去了,我需要吗?”

  “我把他绑在树上了,不过别担心,我给他买了点汉堡啥的。”迪克愉快地说。“而且我觉得现在他也挣脱出来了。怎么样小翅膀,我们需要打一架吗?”

   杰森一把拽下了那片飘飘荡荡的罗宾披风,而夜翼像个女孩子一样叫到一半才发现他已经没影了。

  “——达米安。”和提姆,他们俩身体上一点伤害都没有,但是精神十分萎靡不振地出现在小心翼翼地靠墙不动的夜翼旁边。之前在夜风和灯影里蹦极产生的那点肾上腺素似乎都消耗完了,弄得大家像宿醉了一晚上,而且一直在做恶梦一样。

  “你干嘛跟他多废话,偷袭他啊。”达米安倦怠地冲迪克抱怨道。他示意年长的哥哥转过来,然后征用了提姆的披风,后者表示受到了精神伤害,短时间内并不想再用这个款式。

  “谢谢,甜心。”迪克温柔地说。“我突然觉得看傲慢与偏见也挺不错的。”他一手搂着一个弟弟的肩膀,而达米安突然开始打起呵欠来。

  “别是最新的那一版就好。”提姆耸耸肩。他也有点剧烈运动之后的困乏感了。现在他们只需要回到大宅去,洗个热水澡,在沙发上挤作一团。




  杰森冲进了大宅,他的心仍然在怦怦乱跳。休息室近在咫尺,他唯一要做的只是冲进去,把碟片放进DVD。

  然而他冲进去的时候,发现早有人在那里了——不是其他任意一只小鸟,蝙蝠侠布鲁斯·韦恩本人站在壁炉前头,对着炉火出神。

  “你——”

  ”晚上好,杰森。“布鲁斯对他说,然后杰森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遥控器。布鲁斯轻轻一按,DVD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那儿的碟片吞了进去。”我第一个回到家,我赢了比赛。“

  杰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脸,完全忘了该说什么。也许应该是:”你什么时候参加的!“”作弊作弊作弊!“”人性,哦不,蝙蝠性呢?!“

  阿福递给了他一条毛巾:”布鲁斯老爷对你们今天晚上的行为不太满意。而且我非常赞同。“

 他身后传来迪克兴高采烈地欢呼声:”狮子王!耶!“

评论(30)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