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Fairy Curse(性转警告)(中)

*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用你的胯部!”

“当!然!我的妈呀!万万没想到有一天,需要你来教我体操,芭芭拉。”迪克气喘吁吁地仰卧在软垫上,在天花板和他新长出来的胸部之间,坐着一个卡珊德拉。“还有你。”

“你只需要熟悉你的身体。”卡珊把他从地板上一把拉坐起来,还把对方挣扎中撩起来的背心拽到运动裤带以下来维持迪克的体面。哪怕他做了二十五年的男孩子和一天的女孩儿,对这种事情还了解的不够多呢。

“你们知道吗,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还打算去摸我的刮胡刀。”迪克用毛巾擦去睫毛上的汗水,斯蒂芬妮为了贴近看他的睫毛有多长差点夺走了他作为女孩子的初吻。“哇-哦,一抬头差点没被镜子里的自己吓死。”

“我以为你对一大清早看见傲人双峰已经很熟悉了呢。”斯蒂芬妮绝对不怀好意,但是迪克耸了耸肩,他做了个特别猥琐的——

“噢快停下!”“噫——”

“为啥不,这可是我自己的,还有D杯呢。”迪克索性仰躺在软垫上。他现在香喷喷地发汗臭,腋下光溜溜。在迪克还是个马戏团孩子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柔韧度已经很满意了。他还帮某人压过一字马,搞得提米好一段时间只能内八字走路。“女孩真是神奇,你们怎么能同时带着这个还能在哥谭的上空绞杀罪犯的呢。”

“你现在也是个神奇的姑娘啦。”芭芭拉倒着出现在迪克的视线范围内。“不出所料,你的力量随着你的肌肉消失了很多,不过放心,敏捷和速度会给你带来不少好处的。”

“我只是——你们这么快就开始训练我,弄得我好像这辈子都变不回来了。”

“那你会感到难过吗。”这个红发姑娘柔声说,她索性坐下来,手指插进迪克厚厚的卷发里,轻轻地梳理她的发梢。斯蒂芬妮和卡珊已经离开了训练室,而芭芭拉感觉起来又温暖又舒服。“布鲁斯的结果说你从内到外都是个姑娘,你的DNA,你的骨盆,你的生殖系统。而且根据你的雌激素水平,一周之内如果还不能变回...变回原来那个你——”

“什么。”迪克惊恐地瞪着芭芭拉,她的瞳孔像两颗圆溜溜的蓝色玻璃球。“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会准备好热巧克力和干净底裤的。”芭芭拉拍了拍她的脸颊,“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疼。”

她把迪基鸟留在软垫上翻了个郁闷的身,然后轻快地离开,迪克索性用手背遮住眼睛,打算眯一会儿。

                                                       

达米安曾经走起路来像猫咪一样轻盈,而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开始更像那些大一点儿,大很多的猫科动物。迪克在达米安还是小猫咪的时候喜欢弄乱他的头发,从后面偷袭他的游戏机,挠他的痒痒,把他的兜帽反过来罩着达米安的脸再把他摁在胸膛上假装要憋死他,做一切傻兮兮又蔫坏的大哥会做的小把戏。等到达米安个头猛地蹿高,肌肉开始覆盖他抽高的骨骼时,迪克对拥抱的欲望好像突然消失了似的。当然,他还是会拍达米安的肩膀,和他勾肩搭背——他俩对此心知肚明,或者说达米安已经明白了,年轻的雄狮要有自己的地盘。

“日安,小d。”迪克郁闷地不愿拿开眼睛上的手腕,日光灯在她合起来的眼睑后边是暖融融的暗红色。她老早就听见达米安爪子上的软垫陷在训练室保护性软地板上的声音了。“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奇怪,达米安闻起来湿漉漉的,带着池塘水和阳光的味道——藻类和放线菌而已,迪克告诉自己。而男孩自己的味道淡淡的,在迪克的嗅觉细胞上徘徊不去——在她还是个男孩子的时候,他从来没注意过达米安的味道。小男孩还没开始用须后水呢,通常也是理所应当的,达米安应该闻起来像牛奶沐浴露和猫咪。她干脆睁开一只蔚蓝的眼睛,困顿地看着达米安。

达米安盘腿坐在她身边,水滴顺着脸颊滴在工字背心上,他紧皱着浓黑的眉毛,绿眼睛气嘟嘟的。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当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宁愿紧贴着迪克待着。提姆和杰森早就不会同迪克肩膀挨着肩膀,大腿紧贴着坐着了,当他变成女孩子之后,他们俩连拍肩都不太好意思。

迪克能感觉到他小腿紧绷的肌肉,贴在自己的腰侧。“怎么啦。”她嘟囔着,翻了个身侧躺,手腕支着脸颊,柔软的腹部贴着对方的膝盖。

达米安不可能脸红,也可能他忍住了。他淡绿色的眼睛一下对焦在迪克的脸上,好像在看她表情下的什么东西。“我跳进了那个池塘。”他十分懊丧,“什么也没发生。”提姆和杰森跟他一块儿去了,然而那就是个普普通通池塘——或者说看上去像个普普通通的池塘,西南角有个高于水面的泉涌,而达米安摸到了从石板的缝隙中喷出的水流。

“你他妈疯了吗!”杰森在达米安冒出水面的一瞬间揪住他的领口把他拖上岸去,池水一直淹到了他的腰部。“鬼知道这个池塘还有什么作用!你就这么没头没脑地跳进去?!给我们第二个蝙蝠侠的女儿?达米安娜?”  

达米安面具下的眼睛眯了起来,淤泥和池水把他弄得像瘦骨嶙峋的小黑猫。他扭头瞪着那个无害的池塘,简直在责怪它胆敢不把自己也变成女孩子。 

迪克猛地坐了起来,她没好气地想把达米安教训一顿因为他胆敢就这么跳进那个池塘。她想揉乱他的头发,拧他的鼻尖,把他还有点圆鼓鼓的脸颊捏得发红再挠他痒痒。然而达米安有点惨兮兮地看着迪克,脖子上清晰的晒痕还在呢。他看起来有点儿沮丧,锋利的眼梢都变圆了。一瞬间迪克不知道谁更可爱:是十六岁的生机勃勃的少年,还是突然从他身体冒出来的那个迪克更熟悉的十岁男孩子。

“这不是你的错,达米安。”迪克轻轻地拍着达米安的脸颊,温柔地把男孩子摇来摇去。“这只是个意外事故。往好的方面想想,现在我能参加芭芭拉的睡衣之夜啦。”

达米安看起来并没有开心一点,反倒有点气鼓鼓的。他执拗地非得瞪着地板上某个不存在的点,任凭迪克抬他的下巴,把他的脑袋顶来顶去。直到最后达米安不堪其扰,张嘴含住了迪克的大拇指。

迪克一下子僵住了,达米安的牙齿轻轻在她的皮肤上闭合,但是并没有用力。她突然敏感起来,达米安呼吸的气流,柔软的舌尖,让她一点也不敢动。而达米安比她更加僵硬,已经完全放弃了眨眼这项功能。他绿色的瞳孔放得很大,迪克可以看到自己眼睛蓝色的一抹反光,迪克很确定,十分确定,而且可能在下一秒或者十万年后,她觉得非常可能,也绝对不可能——

她想亲吻达米安。

可是达米安松开了嘴唇,他跳了起来,像只惊慌失措地烤焦了胡须的猫咪一样东倒西歪地冲了出去。

 

 

 

迪克·格雷森曾经给猫咪洗过澡,那小东西十分不乐意自己困在浴缸里的处境,会用爪子拍打迪克的手背,还会试图去咬他抓着海绵的手指。然而他从来没被抓伤或者咬伤过——猫咪会收起指甲,只用肉垫攻击他,含着他的时候也从来不用牙齿...

“...扎坦娜。迪克,你在听吗?”芭芭拉用粉扑轻轻拍了拍他的鼻梁。“也许我要替你改个女孩儿名字了。”

“什么,噢抱歉。这条...裙子实在是,我有点不太适应。” 当然他肯定不会适应。而且蝙蝠侠如此物尽其用,一定要带着她出席一个什么玩意儿。

“这次慈善拍卖会蝙蝠侠有点不太放心。”芭芭拉抬起她的下颌,左右微微扭转来观赏自己的技巧。“并且你也足够漂亮到没人认识你。”

“然后扎坦娜?”迪克伸出双手,像带上手铐一样苦兮兮地任由斯蒂芬妮给她带上手镯,价值不菲的钻石和坦桑石闪闪发光。

“她被耽搁了一会儿,最晚明天我们就能知道是不是魔法拿走了你的小伙伴~”

“这可真让人欣慰——小芭!不!别!把那个拿走!”

“这不会很疼的,而且快的和闪电一样。”

“为什么你说这个的时候比闪电侠吓人一百万倍?!嗷!”

“像个男子汉点迪克,只不过是打耳洞而已。”

 

 

达米安实在想更专业一点,但是他还是老要去看拉奎尔——迪克的化名。她穿深蓝的露背纱裙很漂亮,布鲁斯给她买了分量足够吓人的钻饰,头上的蓝宝石珍珠发带还是古董,一切当然是为了她更像个移动的珠宝展示柜。

想要亲吻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哥已经够糟糕了,而亲吻他的性转版本却让人不知道是更加糟糕,还是能拿下一个正义女神天秤上的砝码。达米安不留痕迹地看着迪克挽着布鲁斯的手臂,尽量在那些武装到牙齿的私人武装出现的漏洞附近逗留。整个会场衣香鬓影,水晶吊灯的光芒在珠宝上面折射出倒影。在他们头顶三十英尺以上的大理石屋顶上,杰森正在和提姆用汉堡当晚餐。提姆当然尽职尽责,而杰森声称他绝对不愿意错过这个乐子。

芭芭拉作为警长的女儿出席,她甚至都没穿礼服。斯蒂芬妮穿着女侍应服,心不在焉地靠墙待着。迪克松开了挽着布鲁斯的手臂站到灯光之下,她举起玻璃杯,看样子由她来进行致辞。达米安正在思索要不要去和芭芭拉站到一块儿,绝不是那里地势比较开阔,能看到迪克整个人。

就在这时候,辉煌的水晶吊灯被人打了个粉碎,玻璃化为利刃四散而去,整个大厅陷入一片黑暗。达米安凭着记忆中最后迪克所在的位置猛扑过去,两个人翻过自助桌的白色桌面,撞到大理石墙壁才停了下来。

“我没事,我没事!”迪克气喘吁吁地说,她的裙子被一直撕到了大腿上头,她还觉得挺松快呢。“他们人呢?!”

会场一片惨叫,当然迪克他们已经习惯了,然而昏暗的灯光中,有个特别熟悉的身影——“琪塔?!”

“不,不!那不是豹女!”迪克目瞪口呆,“那是头公豹子!”



TBC

评论(2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