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Fairy Curse(性转警告)(下)完

*亲一个❤






“鸟宝!他离目标非常的靠近了,但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杰森正从大理石屋脊上飞速下滑,挨个跳过滴水嘴兽口。这间宴会大厅别出心裁的把后半部分屋顶做成了玻璃墙面,正常情况下室内的灯光会璀璨地折射出来,印的玻璃像波光粼粼的湖面。现在这栋大楼的主人估计正在哪个漆黑角落哭泣:价格不菲的古董玻璃吊灯本来应该在的位置是个黑漆漆的大坑,玻璃地面在月色下看起来就是普通的水泥。这才让杰森随后上了大当。

“别!叫!我!那!个!”风把红罗宾的声音吹得断断续续,杰森倒不会为了这个责备他——提姆正与那只猫科动物缠斗在一起,两人岌岌可危地靠近那个新出现的玻璃陨石坑。

“真可惜,我之前觉得你还挺喜欢这个昵称的呢,坚持一秒!”

“别——”杰森上一微秒并不明白提姆发出的惨叫,接着冰冷的现实横拍在他脸,哦不,头罩上。玻璃剩余的部分像春天的冰面一样咔嚓到底,黑黢黢的水涌上来。

杰森攥住了什么腰带扣之类的东西,接着腰间的压力差点没让他折成两截,有双手牢牢掐住了他的腰侧,再重一点估计能把他腰子拉出来。他头朝下晃了好一阵才停下做钟摆运动,发现自己抓着红罗宾胸前的十字交叉绑带扣,后者跟豹子打成一个难解的结。

“晚上好红头罩。”

“嗨,美人。”杰森对着自己叉开的大腿缝隙说,因为从那儿能看到迪克小姐漂亮的蓝眼睛和一部分脸蛋。“你知道我能射出勾枪的吧?谢谢你的善心。”

“谁知道呢,我就是这么爱炫技。噢糟糕!”什么闪烁着微光的东西从迪基鸟头发里滑了出来,在月光下反射了最后一丝炫目的光芒。

“别担心,B他会给你买个成百上千条发带,上面镶的每颗宝石都能累死三个南非劳工。”

“你们说完了吗。”提姆听起来闷闷的,大概是因为他的整个脸都埋在毛绒动物玩具里。“我听得太入迷,都快感觉不到我马上就要死于脑溢血了。”

“别抱怨红罗宾。”达米安紧紧握住迪克的一只脚踝,手指在迪克的丝袜上直打滑,而且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大哥的...丝袜底部,实在是太尴尬了。“别抱怨。”

“风景不错吗罗宾。”“闭嘴。”

 

 

蝙蝠爸爸的大姑娘(真正的那个)挽救了四只罗宾鸟。可靠的卡珊德拉,迪克愿意给她梳头发,而且承诺在枕头战的时候不首先使用三角靠枕。如果这周末之前他还能保证这个状态的话,迪克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希望参加芭芭拉的女孩之夜。

“高跟鞋!真令人印象深刻。”杰森双手撑住膝盖,迪克都快把他的腰掐小一圈,带着的镂花手套还刮了丝儿。“另一只上哪儿去了,辛德瑞拉。”

迪克陷在一团糟的礼服里:顾虑到夜翼的自尊心,阿福给他挑了件特别端庄的款式,“幸好迪基小妞足够漂亮。”为了跳上这个屋顶,迪克直接撕开了另一侧裙摆和一部分肩膀缝线,把手镯偷偷塞进布鲁斯的西装口袋——他得留下来假装自己并不是蝙蝠侠。辉煌的月亮上来了,照着她披散的头发和只剩一只的高跟鞋,但她还是乱糟糟地漂亮惊人。

“我知道我坐下来会走光,但是我累惨了而且也不算个真姑娘。所以我现在要慢慢地坐在这截石头上,并且没有任何人看我。”

没人有异议,达米安哼了一声,他刚在一声不吭地给自己脱臼的胳膊正位,咔嚓一声推回去,然后抡起胳膊来。罗宾跟着迪克一起跳上了屋顶,并且总是挡在她可能滑下去的位置。“喏,辛德瑞拉。”

他要么是个魔法师,要么就是有超能力,反正不可能是个普通的十六岁少年,虽然罗宾本来就不是,而且魔法师和超能力者在这个世界上也没少到那个程度。迪克瞪着他直到达米安把鞋子放在她脚边:“需要我帮你穿上吗?”达米安完全不带恶意的微笑起来,年长的这一位都能想像他绿色的眼睛在面具后面眯起来的样子——迪克自己十六岁的时候,也老是这样笑。

达米安握住她脚时——别傻了,是刚刚他们玩四人一豹集体蹦极的时候,达米安握住她脚踝产生的那一圈瘀痕。它本来一声不响地躲在迪克的裙子底下,现在开始燃烧起来,而且脚踝肯定连着脸上的毛细血管,迪克是绝对不会冲着小男孩脸红的,绝对不会。

她应该说点什么,她必须说点什么——“罗宾,——羽小姐(Miss wing)!”“羽小姐算哪门子绰号?!”提姆和杰森站在五花大绑的豹子旁边,正在挣扎着假装嘲讽对方。

“琪塔。”红罗宾言简意赅到迪克一开始没明白他想说什么。卡珊德拉给豹子拿粗绳子做了个简单粗暴的口嚼,杜绝了他试图交流的可能,但是就现在这个情况,他们最多也就能得到几声嚎叫。但是迪克耸然一惊——那就是琪塔,不是这个物种的总称,就是琪塔,豹女。

“看口鼻部分的花纹,”提姆隔着空气比划。“他们是独一无二的,没哪两只豹子相同。”迪克忍不住要去看卡珊德拉,如果这里有谁有野兽一般的直觉,那就是她了。卡珊点了点头。

“我之前也许会说你玩太多丛林女猎手了。”杰森也赞同。“那么现在情况就一清二——”

“这是我的错。”达米安突然开口了,弄得所有人吓了一大跳,回头像一缸金鱼似的看着他。“全都是我的错。”

“——楚:他们俩通过那个池子交换了性别你们猜怎么找就当我刚刚没有说话,让这小子继续。”杰森兴致勃勃地非要和提姆交换一个眼神,也不管后者能不能看穿自己的头罩。

迪克只是瞪着达米安。

 

 

 

十个小时之前,在罗宾跳进那个倒霉池子之前,他一直以为那是个女儿泉。天方夜谭啦,阿拉丁啦,骆驼啦什么的,王子被陷害喝了泉水,变成了女人。但是他自己也喝了好几口,而且从头到脚泡了个透心凉。

那么只能有一个原因了:这是个被限定了的许愿池——达米安的愿望,或者说白日梦成真了,哪怕他根本不是真心想有一个姐姐。即使迪克是个女孩子,她回应达米安的几率也比迪克是个基佬的几率还要小。

可是迪克是个漂亮姑娘或者是哥谭街头最帅的义警;是达米安最喜欢的那个哥哥或者是在梦里会亲吻的朋友;是达米安想要不顾一切地告诉他又永远不会说出口的那个人,都没有关系。达米安永远渴望他的陪伴,不管是姑娘还是男孩子。

只要迪克自己不沮丧就好了。达米安看过她的训练,看迪克被困在这个陌生的陷阱里挣扎。他伪装地太好啦,男孩都差点被他那些“女孩之夜”的自嘲糊弄过去了。事实上,夜翼太习惯做挡在前面的那个人,他倾尽所有地渴望能支撑这个大部分像家的共同体,想成为盾牌,城墙,飞起来最费力的大雁。

达米安感到很抱歉,他差点没发现那是抱歉。

 

 

 

提姆整个过程中都感到了一阵紧迫的膀胱压力,他不知道杰森是不是听得挺入迷的,反正他不想呆在这儿,待在月亮和冷风下面听最小的弟弟对变成女孩子的大哥表白。说真的,今天晚上估计他得挫败达米安谋杀他们试图灭口的阴谋才能睡觉了。

而且他不确定迪克是想殴打达米安一顿——这可是个好机会而且达米安绝对不会还手,还是——啊,现在达米安停下来了,说不上为什么,提姆觉得他有点儿单薄。

 

迪克迈了一步,她的蓝眼睛在月亮下面是冷漠的深蓝色。她还是比达米安高,但是已经差不了多少了,她——提姆倒抽一口凉气:迪克微微侧过脑袋,贴上了达米安的嘴唇。

那可不是个温柔的吻,迪克把它变得又激烈又凶猛,她还是在像个身经百战的男人一样接吻。她紧紧地搂着达米安的腰,技巧性地变换角度来轻咬男孩子的舌尖,舔吻他敏感的上颚,逼得达米安向后退又把他不断地推回来。她吻过太多人了,而达米安像头懵懂的小狮子,不知道任何技巧,手足无措,被响尾蛇的尾巴弄得晕头转向。

还好这个吻很快就结束了,迪克退回来的样子像决斗前的鞠躬,仍然优雅漂亮,神奇男孩什么时候都看起来很漂亮。她的手放在达米安的腰侧,两个人都在微微喘气,面具遮住了太多表情,提姆忍不住想知道达米安是不是直接来在了裤子里,或者马上就要吐了起来。

她微微偏头,看起来像是在炫耀,达米安绝对不会有任何还手之力的,他有才怪呢。提姆想交出红头罩,只为了出现在地球上别的任何一个地方。但是红头罩挽救了这个粘稠的气氛,或者把它变得更糟糕:

“哇-啦,迪基鸟,你的胸快把他吓吐了。”

十秒钟之后,卡珊德拉的通讯器鸣叫起来。

 

“达米安是对的。”扎坦娜好奇地看着他们,有一半人脚步虚浮,另一半人恍恍惚惚,只有蝙蝠侠看起来十分正常。“这是个性别转换许愿池。”她停顿了一下,但是没人有余力发出惊叹了。

“豹女怎么解释。”提姆挺身而出。

迪克哆嗦了一下,惊醒过来。她之前一直躲在用谴责的目光瞪着她的芭芭拉的阴影里。“应该是我的错,我可能不巧想了一下琪塔如果是个男的我还能不能抓住他。”大家一致用谴责的目光瞪了他一眼。

“原样再做一遍呀,许愿的那个喝下池水,迪克跳进那个池塘。”扎坦娜耸耸肩。

 

他俩落在鱼贯而出的人群最后头。达米安保持那个坐姿已经久得迪克于心不忍了。她拖拖踏踏地在他身边坐下,男孩一瞬间肌肉都绷紧了。

“轻松点小子。”迪克想挠挠他的短毛可忍住了。“听着达米安。”这很难开口,但是迪克知道他在听。

“等我变回来,如果你想把它留在我是个女孩子的时候,也完全没有问题。”她抱着双臂,耐心地等着达米安说——

“如果我不想呢。”没问题。

达米安一把掀开自己的兜帽,他绿色的瞳孔放得很大,呼吸不稳,急切地看着迪克。“我想要这个。”

然后迪克亲了亲他的脸颊,让两个人的脑袋轻轻撞在一起。她惬意地叹了口气:“没关系,达米安,没关系。”

 

 

 

 

 

阳光灿烂,他们全都围在这个池塘旁边,布鲁斯买下了一大片土地来获得这个池塘的所有权。迪克围着浴巾,光脚站在草地上,而达米安执意要和她一起跳进去。

“真可惜,我比较喜欢女孩子。”杰森穿着普通的短袖上衣和牛仔裤,还带着墨镜,提姆哼了一声。

“我的女孩之夜的计划也泡汤了,”迪克无奈地对芭芭拉说。“我还蛮期待的呢。”后者拍了拍它的胳膊。

达米安握着她的胳膊,保护性地带着她踩在湿润的泥土上,直到水面平齐胸口。达米安看着她的眼睛,还是温暖的蓝色,睫毛沾着水珠。他一瞬间有点儿僵硬,不知道是不是该现在亲吻一下还是女孩子的迪克。

“嘿,万一你不喜欢硬邦邦的男孩子——”达米安翻了个白眼,没法理解刚刚自己的心动,把迪克一下摁进了水里,随即深吸一口气,沉进清澈的水里。

他闭上眼睛,好让两个人一起飘一会儿。

 

 

 

 

 

 

小剧场

1.

“噗——”迪克一下站了起来,液流飞溅,水珠从他光滑的胸膛上滑落下来。他高兴得拍击水面,达米安随后也冒出头来,即使水流弄得他睁不开眼睛,他还是努力去看。

那是迪克,他熟悉的那个。果然达米安仍想亲吻他,而且从今往后一直亲吻他。达米安按住迪克的脖子,贴上了他的嘴唇。

这个吻很温柔,而且迪克像个导师一样任由达米安发挥他糟糕的青春期吻技。但是,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达米安中断了这个吻,“怎么——”他声音都变成了清脆的小姑娘声音——

迪克无辜地看着达米安,可到底还是没绷住地大笑起来:“对不起!小D!我实在忍不住!我就是要去想!”

小姑娘达米安面无表情地把他按回了水里。就等两年,迪克,就等两年。

 

2.

 

“我就知道你穿拖鞋是有阴谋的!杰森·陶德!!!!!”

“放轻松,放轻松鸟宝宝。”杰森把墨镜向上推去,大笑着拍照。“都说了,女孩子比较可爱啊。








*为了拯救空摊基友,作者想暗搓搓地出个本或者无料,就偷偷问问大家。全新的故事,好不好(

评论(1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