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普通喜剧(校园AU)(上)

*300粉点梗,高中校园AU!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小伙伴来次!




“新来的。”达米安砰地关上吱呀作响的储物柜门,指望噪音把那个叽叽喳喳在他脑门后头的家伙击退。他只需要在这个二逼公立中学待完春季学期,达米安的有钱老爹会把他转到周边房价开不起汉堡店的私立去。

只要待完这个学期,还有两个——“菜鸟!”

这可太过分了,达米安不想在第一天就打烂某些人的脸,但是毕竟他也没答应谁。他转过头,发现一个棒球帽脑袋就在他鼻子底下。

“我是你就不会这么叫他。”一个阴郁的黑发少女在棒球帽后头说,达米安发誓她是穿墙过来的,而且那是什么发型?她是什么亚洲少女之类的吗?公立学校的怪胎们。“我是乌鸦。”

“而我是加菲尔德•洛根。可以叫我BB!”棒球帽十分愉快,他是个比乌鸦还矮的小个子,皮肤不知道为什么暗的发绿。

“达米安•韦恩。”达米安冲他们点点头,打算把寒暄扼杀在储物柜前。但是BB倒抽一口凉气:“哪个韦恩?那个韦恩?!”

噢,完蛋。他有钱老爹刚认回他没一个月呢,社交媒体只有他模模糊糊几张侧脸照片。达米安都快感觉到闻到血腥味的记者出现在那个拐角了。

乌鸦及时给了洛根一击爆头,她转向达米安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愧疚,可是说的话完全不是这样:“贵族小孩最好别来这儿。”乌鸦读了读达米安脸上的表情,“他们会生吃了你的。”

“你怎么活下来的?”达米安抱着双臂,这段对话乏味异常,但是BB堵在了他去数学课的必经之路上。达米安要是把这个小个子举起来肯定会惹来他一点也不想要的更多注意力。

“保持低调,别试图装酷。”乌鸦在一个绿色头发条纹衣服的孩子路过他们身边时压低了声音。“另外——”

接下来的话一句也没有灌进达米安的耳朵里,因为突然一大堆叽叽喳喳的高年级篮球队员涌进了走廊,还杂着穿小短裙的拉拉队员们。所有人都在同时说话,大汗淋漓地大笑着,簇拥着一个男孩子走进来——那是个浅金色皮肤的黑发蓝眼的高年级生,笑起来熠熠生辉,能照亮整个走廊。走廊里的其他人都停下脚步艳羡地看着他们,看着那个高年级生左右搭着同伴们。他并不比其他人高,但是漂亮得很吸引人,看起来就是男学生会主席,运动明星和所有视线的焦点。

“乌鸦,BB,还有——介绍一下?”这个男孩子并没有略过他们,他跟每个走廊里的人都打招呼,直到最后停在了他们面前。

“嗨迪克,这是达米安——”

“奥古,达米安•奥古。”达米安挺直脊背,他能感觉到BB疑惑地眼神扎在他的背上,刺进他格格不入的校服西装里。这料子太好到不能出现在这所公立中学里头,都怪潘尼沃斯。他伸出手之后才觉得自己笨拙得可笑,指望迪克——这什么鬼名字,跟他握手,他又不是公学里头假惺惺的公子哥儿们。

结果迪克噗地笑了起来,真奇怪,他笑起来像达米安是他调皮捣蛋的小兄弟似的。“很高兴与你见面,奥古先生。”迪克友好地拿腔拿调,人群发出善意的哄笑声,达米安看着他的蓝眼睛——

“轮到我了,奥古先生你好。”一个红头发碧绿眼珠的男孩子用肩膀把迪克挤开,他握住达米安的手——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握着迪克的手压根没放。

“嘿罗伊!”迪克假装生气地大喊。然后另外一个也是红头发绿眼睛,但是带雀斑的男孩子用肩膀把罗伊顶开了,后者直接撞进了迪克怀里,他快活地握着达米安的手上下摇动,“你好奥古先生,我是沃利•韦斯特。”这个学校除了黑发蓝眼就是红发碧眼了是吧。

人群笑的更加大声了,迪克挥舞着双臂把他们都赶走,“快走你们这些促狭鬼,快走。尤其是你,沃利,快点去,你还要不要吃猪排了。”

人群嘟嘟囔囔,但是开始四散。迪克这才转回他们,“你好达米安,我是理查德•格雷森,你可以叫我迪克。第一天来哥谭高中?让BB带你四处转转,下次我们一起吃午饭。今天实在不行,我得去找我另一个弟弟。”他友善地拍了拍达米安的肩膀,在男孩还没想出回答什么之前就走了。他们三个人看着他轻快地一路小跑,消失在拐角。

“另外,迪克会照看我们。”乌鸦喃喃出声。而BB梦幻般地转过脸来:“伙计,我可真羡慕你。”

“就是个漂亮男孩而已。”达米安干巴巴地回答,打定主意要看起来完全不在乎。

“只是个漂亮男孩?只是个漂亮男孩?”BB搭住他的双肩,愤愤不平地盯着他。“那可是迪克!泰坦队的主力!男学生会主席!一个八年级生能得到的最酷的朋友!为什么他对你这么好!我是说他对任何人都很好,可你才和他见第一面!”

“也许是因为我懂礼貌。”

“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乌鸦若有所思。“不管怎么说,他马上就要毕业了。”

“瑞文!”

“干嘛,带这个新人到处溜达去,这可是迪克的‘命令’。”乌鸦把BB逗得团团乱转。“而且,BB是野兽小子的缩写,这是他一个人的乐队称号。”

BB一把抓起达米安就走了。




塔利亚是个马马虎虎的母亲,这么多年,她和达米安远离哥谭,她有自己的事业要做,奥古家的事业。达米安想问生下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只是她一个人的,他的生理学上的父亲完全不在乎,也不想要他。但是那些严苛的训练让他成熟到问不出口。十三岁那年,塔利亚好像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可能是因为达米安长得太像他从来没谋面的父亲了。

然后下一秒,他和二十来个LV行李箱被倾泻在韦恩大宅的前面,达米安发现这么多年布鲁斯•韦恩虽然保持了哥谭花花公子之首的名声,但是却只是和一个年迈的管家住在一起。

“你有三个哥哥。”布鲁斯防卫性地说,好像收养的孩子能证明他并不孤独似的。

“然后呢,剩下九个在哪里,我好织蓖麻外套给他们。”

布鲁斯突然露出了挺厉害的愧疚表情,他大概意识到了自己没能在达米安一岁的时候念童话给他听,达米安想安慰安慰他,因为一岁的时候塔利亚也没有给他念童话。

“我想去上大学。”达米安告诉父亲,他之前受过的训练管理韦恩集团应该绰绰有余,而一个大学文凭至少能堵住董事会的嘴。

“胡说八道,十三岁上什么大学。”

于是,他就被扔到哥谭高中八年级来了。


评论(2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