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ick中心]我的弟弟全是傻蛋(隐damidick)(上)

大家都以为迪克怀孕了的故事




“......您最好回来一趟。”答录机中阿福的声音响起时,迪克·格雷森正陷在汗津津的警察制服里头,试图把皮带解下来,这对他疲惫的周五来说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

但是慢着,他十分确定阿福的声音里头有什么超出一顿普通的,欢乐的家庭聚餐的东西——噢不要又是小杰鸟!他老是在周一屈服于老管家的意志答应周五回老宅吃饭,然后生周二到周四的气,最后booooom一声在周五把他们的桌子炸得四分五裂。说真的,他爱他的弟弟们,但是每一分钟有六十秒迪克想把他们溺死在尿桶里。

答录机咳嗽了一声,开始毛骨悚然地播放一段像是猫在棺材板上挠爪子的声音。迪克心中的手指随着密码敲击了一阵,已经确定了这是他最贴心的老三在长沙发的木扶手上敲打出的声音——提姆假装神经质有一段时间了,这样他们就能用指甲挠木板的声音在蝙蝠侠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迪克衷心希望那个外星混血小子能快点发展出前女友的读心能力,这样提姆的哥哥就不用被迫听见他俩调情了,理所应当,提姆才不承认呢。

“古怪。”迪克喃喃地说。看来提姆的手机就在裤兜里,而他也迫切希望长兄火速归家。只有杰森把达米安吃的谷物早餐挨个舔过一遍再烘干而且被后者发现时迪克才收到过这么严重的警告。提姆现在惊慌得像只炸毛的喵喵一样在迪克的脑海里团团转,就在那个“严重警告”的红色按钮下边。

换上外套和牛仔裤,韦恩家的长子骑上摩托车。不过他并没有觉得十分紧张——蝙蝠侠自己还没联系他呢,又能可怕到哪儿去呢?

他大错特错。



杰森走进门厅的时候已经按照惯例积攒了一周的怒气了,同时还颇储存了一些恶毒话儿好朝布鲁斯脸上扔过去,当然他还好心分给了达米安一定的配额。他正在想第一句话用什么好,才能恶毒得恰到好处,他是不是该打碎那扇彩画窗户进来?

“迪克要有孩子了。”一个干巴巴的声音说。

杰森觉得他听懂了每一个单词,但是整个句子像长了丘比特翅膀一样一下飞出了他的理智边缘。什——那个迪克·卡萨诺瓦·格雷森?芭芭拉还是星火?戈登会不会杀了迪基鸟等等怀孕了之后星火还能跟我们组队吗?为什么蝙蝠侠在瞪我?哦不,哦不哦不哦不这个表情不对——

布鲁斯·韦恩看起来像有人在他的蝙蝠洞里开了烧烤派对还对整个正联直播了一样,而杰森就是那个烤架后头的人。提姆和达米安坐在长沙发上,尽量离对方远一点——达米安看起来恨不得拿刀活剐了杰森。

杰森瞪着布鲁斯的脸,天哪虽然他没有穿着披风,但是整个人可怕了十万倍——“我·能·解·释。”

“孩子是我的。”杰森顶着刀子一样的视线勇敢地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特别正常——特别相信男人可以生孩子而且他和迪克·格雷森是快活的一对,妈妈呀他不知道哪个听起来更吓人。迪基鸟,你欠我这一次,他绝望地想。

“哦是吗。”布鲁斯突然换上了那张看啊我在装腔作势的脸,他甜甜地说,“真巧,提姆和达米安也这么说。”

“为什么你不坐下来,跟我们分享一下呢?”

杰森瞪着达米安和提姆中间的那个空档,觉得自己突然有了点尿意。



我早该发现的,提姆·德雷克凄苦地想。他刚刚被那个消息炸飞了所有推理,而沙发另一头那个小恶魔发出了一声嗤笑。

迪克那个大傻蛋,小提米早就知道他不仅仅在姑娘之间吃得开,但是该死的,对男人他能不能不要如此流畅地分开腿。迪克自己一个字儿没透露,另一个父亲可以是任何人——上帝啊一定要是闪电小子,海少侠或者杰森,对,杰森也可以,也许拉萨路之池给了他一点别的礼物呢?

如果不是这几个人呢,如果甚至都不是我们这边的人呢?红罗宾打了个哆嗦,努力遏制自己不要多想,哪怕是芭芭拉误中变性魔法的那一次也好啊!一个想法突然袭击了他的脑海——

O·M·G,迪克一个字都没说一个字都没说一个字都没说,另一个父亲一定是——天哪,如果他不情愿呢,如果他不说是因为这个孩子根本不是什么爱情的结晶呢?如果布鲁斯要强迫迪克——

“孩子是,是我的。”他突然磕磕绊绊地说道,在达米安和布鲁斯的视线中还呛了几声。“我我们本来打算一起告诉大家的已经两个月了迪克已经说好了男孩就叫托马斯女孩就叫瑞秋——”提姆越编越流利,差点连他自己都要相信了。康纳我可以解释,他绝望地想,但是我们俩最近还是不要见面了。

布鲁斯瞪着他,那眼神很难说是生气还是惊讶,或者两者的共同体,而提姆已经紧张得不能辨别了。达米安现在看起来完全是靠最后一点意志才能不扑上来揍他一顿。提姆有点奇怪他为什么这么生气,难道是因为自己玷污了达米安心目中纯洁而完美的格雷森吗?
布鲁斯刚要张嘴,一个提姆绝对不想现在见到的人出现了,他那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哥杰森·陶德出现在门口,看起来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头绪。

不过话说回来了,下一秒瞭望塔掉下来把哥谭砸了提姆也不会更坐立难安,他的紧张已经堆到了喉咙口,马上就要像个开水茶壶一样地吱吱乱喷起来。


迪克打了个寒颤,对,他一路上已经打了好几个了,那种能把脑浆咳出来的感冒也就这个程度了。他伸出一只手紧了紧外套,然后戳了戳门铃,希望有人赶紧把他放进门去,说实话他耳朵都要冻掉了。

不过,阿福也太慢了吧?

评论(19)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