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Batfam+damidick] Snow White(1)

*纳尼亚传奇+冰雪皇后au,全是胡扯的傻白甜,他们在哪个宇宙里都不属于我。




对于一个马戏团男孩来说,迪克应该已经习惯不带安全索飞来飞去了。听上去的确很可怕,但是总有人接住他——开始是他的父母,然后是蝙蝠侠,他的兄弟们也开始参与进来。所以,飞翔对迪克来说不是件可怕的事情,理论上来说不是。


然后他的抓钩绳索断了。惯性把他像个陀螺一样甩了出去,整个天空在他头顶颠倒起伏,迪克能够看到那些利爪黑色的影子像流星一样被他这颗星球的万有引力抓取而来。也许这就是结束了,他孤立无援,而他的兄弟们——达米安最先消失在冰冷的河水里,然后是提姆,最后是杰森,他们一直战斗到最后。


迪克闭上眼睛,祈祷这不会太疼,也不会太慢。而且他们最后能相聚在一起,在篝火边上烤烤棉花糖什么的。布鲁斯可能会悲痛好一阵,但是最后他一定能挺过来的,下一个罗宾没准能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呢!可惜夜翼可能就得到此为止了。


等等,坠落过程有这么长吗,他英俊的脸蛋还没在这条无名的遍布哥谭的那种破烂小道上摔成一滩吗——


迪克·格雷森头朝下拍在了水泥地一样坚硬的水面上,痛得他差一点没分辨出这是某种温暖宜人且无害的液体,接着水中的盐分开始撕裂那些利爪造成的伤痕,简直像鞭子抽在身上一样。他昏迷了大约十秒,被海水灌了满嘴,可能还呛了一大口,这才好不容易地浮上水面——


“噗——”这是个霞光满天的傍晚,海水已经被晒热了,珊瑚礁向深处投下长长的阴影。然而这不是迪克熟悉的任何一个地方——肯定不是哥谭,触目所及全是碧蓝碧蓝的海水。迪克发现自己像条受伤又傻兮兮的人鱼,孤零零地在海水里头飘荡,不过他身上的伤已经痛得他麻木了。

“...?!”迪克觉得自己脑子有点发懵,上一秒他还在哥谭凄风苦雨的夜晚,下一秒就穿越到弗罗里达黄金海岸,而且没带防晒霜和泳衣。他费力地把自己掉个头,看见了远处的海岸线,和——

划着小船的杰森·陶德。

“你好,迪基鸟。”杰森非常平静地说,他舒适地呆在这条小破船上,还把船桨递给迪克好让他牢牢抓住,免得他精疲力尽地沉下去。“别显摆你眼睛大了,看着我也没用,该死快上来,海马上就冻住了。”

迪克这才注意到他穿着——穿着维京海盗和亚瑟王联姻之后可能穿的一切东西,穿着系扣的马裤,能磨破他本人蛋蛋的衬衣里头还有锁子甲。皮裘堆在脚边,看起来工业革命的一切成果全被教皇烧死了。

“怎么——我——这是——你——”迪克觉得英语也被从脑子里驱逐了出去,他只能瞠目结舌地瞪着杰森,指望从他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对是我,那个倒霉的罗宾;这里不是哥谭;以及不,我不知道这是哪儿。”杰森还在嚼烟草,脸上的胡茬能扎死泰迪熊。“小提米说解冻的时候说明有外人掉进来了,很可能是你或者达米安。”

“解冻?”

“看。”的确,迪克一离开水面,杰森的每一桨似乎都带有魔法。海水开始变冷,空中飘落雪花。等到他们俩站在沙滩上的时候,雪已经埋到脚脖子了。迪克裹在杰森给他的皮袄里瑟瑟发抖,紧身衣可不管事儿啊这种天气。

“提姆在哪?”你们怎么过来的?过来了多久?达米安呢?我们怎么回去?能回去吗?杰森看着这些问题像显示屏一样倒映在迪克脸上,但是因为他的上下牙敲得叮当作响,杰森只好用手托住他的下巴免得迪克把舌头咬断。

“听着,我知道的也非常少,提姆在等我们。”杰森看起来比他们失散的时候年纪大了不少,因此皱起眉头时气势惊人。“冷静下来格雷森,我们能解决这一切的。”

迪克一下就冷静下来,他的电击双棍还别在腿上,蝙蝠镖剩下四个,他的面具已经不翼而飞,而且肌肉贯穿伤多得惊人。但是他还是冷静得像现在的天气一样。“告诉我一切。”

“这是个超级长的故事,你不会喜欢的。”杰森把他的帽子一把拉到眼睛下边。“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来到这里已经五年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