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amidick]Fairy Curse(性转警告)(上)

*可以恢复的性别变换,以及嘿嘿青春的烦恼。

情人节快乐!dD永远在一起!以及warning:可能会有许多直男玩笑


  

“罗宾守则第二十三条:当你看到一切不明液体时,最不明智的做法就是把头埋进去,喝个够。”达米安非得坐在沙发靠背上,还要别扭地盘着腿。他正在假模假式地宣读这一条他刚刚发明的手册。

  提姆嗤笑一声。“根本没有罗宾守则这种东西。”

 ”有的话那也应该是我写的。“一个声音从沙发里的阴影里头传出来。他们少见地全部挤在杰森一处脏乱差的安全屋里头,他们是指提姆,达米安和迪克,雄性小鸟儿们都到齐了,杰森本人则跑去一百米开外的便利店,十分钟之内就能见到他。

  ”现在谁变成了女孩儿?格雷森小姐。“达米安把自己倒着挂在沙发椅背上。“哇喔,我能靠这个笑上一整年。”

  “想笑就笑吧小D。”那个声音无奈地说。“第一,我不是自己跳进去的,我是为了救你才朝豹女扑过去。现在表现出一点感激怎么样。”

  “第二,那个古里古怪全是果体女性雕像的喷泉池塘无疑能让女孩儿变得更漂亮,瞧瞧我们的格雷森小姐!嗒哒。”杰森粗暴地拴上门栓。塑料袋在他手腕上刺啦作响。“'黄金已冷,钻石成灰——'”

  “有些人应该多喷点香水。”提姆翻了个白眼。“你还好吗迪克。”

  “算是吧。”迪克非常无奈。他的声音已经变成了让他难以容忍的黏糊糊的轻柔女声。如果他不刻意压低音调,听起来就会像晚上十二点之后还在哥谭的小巷里“揽活”的那些姑娘们。杰森这间安全屋塞满了挺多破破烂烂,如果他有个老祖母的话,大概会感到一阵奇怪的宁静——全是印花布做的扶手椅,沙发和装饰瓷碟。而迪克坐的那张弹簧快要报销的双人沙发从来没有显得这么大过。他平时总是斜躺着,倒挂着,双脚搁在扶手或椅背上,竭尽所能地把自己摊成一张大饼来把达米安挤得不胜其烦。可现在他老老实实坐在他自己那一半上,双手抱在胸前——

  提姆敢说他现在肯定非常懊恼和不安,但是指望另外两个兄弟自己发现?那还不如指望达米安亲杰森一口。

  “我给你买了巧克力,小妞。”杰森把锡制包的糖块扔到迪克膝盖上,接着是女式的运动鞋和棒球外套。“抱歉我没法帮你买...买那个,但是我的确给你买了点你会用得上的东西。”

  “谢谢杰鸟,而且这个我会用上的东西毫无疑问的就是丝袜。”迪克举起那个塑料纸包,像个裁判员举起打分表。

  “那个店员的确以为我会派上其他用处,”杰森耸耸肩,“不过只要不抢他的店,他还蛮通情达理的。”

  ”我们得通知蝙蝠侠,还有芭芭拉她们。“提姆开始有点不安了。有些时候事情超过了他的估计范围,他就会开始坐立不安,不过这些事儿都很少,还得把上一次地球爆炸危机算进去。

  ”太棒了。芭芭拉大概会笑得不能呼吸吧。“

  ”别傻了,芭芭拉不像你,她可没有那么幼稚。“

 

   

 

  芭芭拉的确没笑多久,斯蒂芬妮笑得必须靠在卡珊身上才能保持平衡,还直打嗝。迪克得到了前者一声忍俊不禁的噗嗤。

  “嘿芭布斯。”

 “嘿迪克——格雷森小姐?”芭芭拉啧啧称奇,她绕着这位新出炉的漂亮小妞转来转去。男孩子们都有点缩手缩脚,但芭芭拉情不自禁地要注意到某只小鸟紧紧盯着自己,有趣。“这可比你那一次漂亮多了。”她和布鲁斯交换了一下眼神里的笑意。

的确,年长的这一位罗宾从里到外已经大不相同——好的那种还是坏的那种很难说清楚。厚厚的卷发黑得发蓝,眼睛好像在燃烧的蓝白色恒星。当她突然定睛看着你的时候,那股眩晕感一定同一万米以下漆黑海沟里的电光蓝水母蜇刺你的脑细胞一样。

迪克穿着——穿着任意一个时装设计师看了都会揭斯底里昏过去的东西——那是杰森给他买的。但是也不能责怪杰森,因为他的红头罩设计感十足,“让每个从后头靠近他的小混混心动不已”——“达米安!”

蝙蝠侠抽走了他的血样,和他们带回来的泉水样品一起化验。迪克难过地发现她自己手背上的汗毛都消失了。陈旧的伤痕和印记无影无踪,某个性别转换女神在拿走了他的第一性征第二性征的同时,还非常好心的替她省下了刮腿毛的功夫,谢谢啊。

“...衣服。”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斯蒂芬妮的金发随着她的脑袋摆动在欢欣地跳跃。姑娘们好像最终达成了什么一致的决定,因为她们目光灼灼地转过脑袋来,盯得迪克浑身发毛。

“——芭芭拉。”

“迪克。”芭芭拉大笑起来。“怎么啦?”

“ 停止像看一个五又十英寸的芭比娃娃那样看我。”迪克无奈地抱着胸——他以前可是叉着腰来着,“下一秒你们就要带我去购物了对不对”

“...她在噘嘴对不对?”“绝对是。”“噢她太可爱了~”杰森和提米在她身后故意用装出来的尖细声音叽叽喳喳个不停,而且确保她的确听得见。有的时候迪克真想把他三个弟弟丢在商城的走失儿童招领处,虽然他们已经年龄大到可以自己走回家了。    

“化验要好几个小时呢,而且天啊,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穿成这样走出去的。”芭芭拉同斯蒂芬妮对了对拳头。她看起来威风凛凛,马上就要对可怜的迪克身上穿的衣服大开杀戒。

“就不能有哪个可爱的小姑娘愿意把她的衣服借给我吗,低调,经典,完美。”

芭芭拉拍了拍迪克以前两大块胸肌在的位置,后者发出一声淑女的惨叫。“对不住兄弟,没有你这么雄伟。”

 

 

达米安能向所有神明包括他爹的披风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和豹女扭打到泉眼旁边的时候,那只大型猫科动物凶猛地把达米安的脸摁进水里企图憋死他——在那时他喝了好几大口,然而并没有变成韦恩家的大小姐。夜翼从后头猛扑过来,勒着豹女的脖子和她一起掉进了泉眼。

豹女像掉进浴缸的猫咪一样惨叫着从水里蹦出来,达米安只能在呛咳和涕泪横飞的间隙看到她尾巴上的黑黄相间的环嗖地消失在树林里。

“夜翼!”他双手陷在淤泥里,泉水混着血液从头发里滴答进湿润的泥土。这可不是街道喷泉那种清澈见底能看见许愿硬币的池塘,碧绿的水面涟漪都快要消失了。哦不,哦不!他怎么向蝙蝠爸爸解释。“夜——格雷森!”

“噗——”一个黑色的脑袋猛地冒出水面,伴随着大量的咳嗽声和四溅的水滴。达米安没有一丝犹豫,整个人差点栽进池塘,他的手指在夜翼光滑的制服上很难找到着力点,但他还是又拉又拽,试图揪住迪克的领口——

“咳咳,我快憋死了罗宾。”一个沙哑的女声气喘吁吁地说道,而达米安的手指陷入了什么柔软的——

迪克·格雷森没有淹死,说不上好还是坏,他变成了一个女孩子。

这看上去完全不是达米安的错,他的二哥(达米安和杰森对这个称呼都不太高兴)没准会把这个当做某项福利,如果是军火库不小心变成女孩子的话。但是,但是。

达米安十六岁了,某些晚上的青少年烦恼他已经明白了,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事情 ,他还懵懵懂懂哩。哪怕他已经超过了夜翼的下巴颌,脸颊终于开始褪去一点点婴儿肥,绿眼睛开始清晰尖锐起来。

他没发现自己有一点太享受迪克的陪伴了,享受到他开始计算迪克在哥谭停留的日子。当迪克每次拥抱他,搂着他的肩膀,在沙发上挠他痒痒的时候,达米安总是比表现出来的高兴很多。

然后有一天,一个想法突然袭击了他的脑袋。那开始是一声嘀咕,一阵风一样的低语,像雨滴落在雪地上:如果迪克是个女孩子呢?

太荒谬了——一开始达米安当然会斩钉截铁地否认,因为如果迪克是个姑娘,那他们俩就不能进行野地天体游泳比赛,迪克胯骨部分比其他地方都要白;也不能暗地里心照不宣你来我往地偷吃对方的全脂牛奶泡谷物;更没有在游戏机联机比赛痛殴迪克之后,后者把脑袋搁在达米安的颈窝里抱怨地嘟囔。一切构筑他们关系的细小装饰物。

然而大的骨架不会变,关怀家庭的忠诚不会变,成熟的兄长不会变——可能是姐姐了。如果迪克是个女孩子(且不论迪克这个名字对一个姑娘有多糟糕),那么——达米安没有去想新的可能。

一周之后,迪克掉进了那个池塘。            

TBC

评论(20)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