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Dick中心]我的弟弟全傻蛋(隐damidick)下(完)

*此章有女体描写,warning!他们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阿尔弗雷德对厨房,储藏室和一切大大小小的橱柜有最高处决权。即便在高科技把大宅武装到下水管道的今天,他腰上仍然挂着酒窖和银器柜的钥匙。虽然到底有哪个敢拿自己后半生自由做赌注的傻子意图冒犯汤匙还是个问题。一个普通优秀的管家在中午12点和晚上九点提供正餐,把早餐托盘端给躺在床上的男主人,而阿尔弗雷德能做的比这个多得多。

  当然他可是个谦虚的好管家。

  阿福能从十岁的迪克枕头底下缴获多余摄取量的糖块,那么他就能逮到二十五岁的格雷森小姐坐在马桶盖上,不知是陷入了十英尺混凝土浇筑的沉思还是从头到脚被吓得冻住了。迪克手里攥着什么东西,而她猛地抬起头来的样子让阿福彻底心软。

  “小姐,我可以吗?”好管家轻轻掰开她的拳头,而迪克仍然瞪着玻璃球一样湛蓝的眼睛,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贴近小鹿斑比的形象,阿福看到那样东西的时候马上就明白了。

  那是支验孕棒,两条线清晰可见,就差没在阿福视网膜上烧出两道痕迹来。噢!可怜,可怜的丽齐(Rechie)小姐。但是迪克把一绺散落下来的卷发拨到耳朵后面去了,她突然冷静下来的速度像把岩浆倒进海水。“我要留着它。”她握着双手,直直地瞪着管家。“或者是他,她,别在意。”

 “丽齐小姐。”阿福看着这个从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小姑娘——再也不是小姑娘了,而迪克知道他肯定会妥协。“我们来想想办法。”

  “噢他们不会发现的。”她突然愉快起来,“上一次卧底任务我成功地跟达米安大吵了一架,他以为我在认认真真地跟他赌气呢。”

  阿福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的专业素养开始浮上来换气。“我会同医生私下里谈谈。”


 前三个月他们做的非常成功。阿福把钙片和叶酸藏在维生素瓶子里,好让迪克能大大方方地在早餐桌上吞下去。新的反派气势汹汹,迪克努力只让自己折断了条胳膊,而医生冲她眨了眨眼睛。她不穿高跟鞋,也不涂口红,只喝一点酒都没有的长岛冰茶,也就是柠檬可乐。杰森发现她在训练室的长垫上疲惫地喘气,接着被“生理期”这个万用借口糊弄了过去。

 四个月后迪克跟布鲁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故意吵了一架,还顺带殃及了达米安。这样她就能“愤怒”地前往布鲁海文,在那好好地待上24个星期。事情就从这儿开始分崩离析,又过了两个星期,她被伤痕累累地送回蝙蝠洞,布鲁斯在她昏迷的病床前表情凝重地站了很久。

  等她终于醒了过来,能下地参加早餐时,没人跟她谈论这件事情。餐桌上阿福给她上煮鸡蛋的时候,达米安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格雷森,你怎么胖的这么厉害了。“

  布鲁斯把报纸朝上抬了抬,好遮住自己的眉毛和达米安接下来可能喷出来的橙汁:”我不是胖了达米,我要有小宝宝了。“


  阿福腾的一下惊醒过来,对于他年纪来说可能会给腰造成不小压力。女版的“迪克小姐”仍然鲜明——漆黑如夜的黑色卷发,双目荧荧带有水母的亮蓝色。布鲁斯少爷居然会把这么重要和尴尬的资料就直愣愣地放在库里,搅得达米安小少爷像只嗅到血腥味的猎犬。管家决定把晚饭的桌布改成防水的并且撤掉地毯——如果小少爷们最后一定要撕扯起来的话,只要罚他们擦地板就行。




  “布鲁斯知道了,迪克!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来吧伙计,告诉我们另一个爸爸是谁这样我们就能把达米安扔出去咬他了。”“格雷森!我现在宣布征用你的孩子作为我的下一任罗宾!”......

  迪克上一次受到弟弟们如此浩大的欢迎仪式还是他带回来无花果冰淇淋的时候。三个男孩朝他猛扑过来,吓得他倒退一步,而扑面而来的信息呛得他直咳嗽。

 “他在咳嗽!他不应该在呕吐吗?”“就只是少看点暮光之城怎么样提姆,哪怕你的男朋友的确很像男主角。”迪克抄着达米安的腋下把他一把举起来,好让他不要冲到自己的肚子上。后者像只猫咪一样乖乖地拉成了长条,实在是少见,因为平时他会又抓又挠。

  “...谁怀孕了?”迪克平举着达米安,而所有的弟弟们露出了“噢天哪他自己还不知道”的表情。“...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布鲁斯怀孕了?!!!!!!!!”

  “嘿!没有那么糟糕好吗!”杰森绿着脸制止了他。“只是你怀孕了而已。”

  提姆一把捂住脸。迪克松了口气:“我没有怀孕,你大可放心。”他把达米安反过来抱着,好让他双脚踩在自己脚背上带着他走来走去。“男人不能怀孕,你们的生理卫生课是狗吃了吗?”

  "所以布鲁斯就可以怀孕吗?"“噢!你是不知道,外星人嘛——”

 “所以德雷克也可以——”“闭嘴达米安。”提姆愤愤不平地嚷嚷。“我们看到了资料!而且布鲁斯找我们谈话了!迪克,你就不能好好想一想!开动你的脑子,你这个卡萨诺瓦最近到底有没有从后面来过!”

  “......”

  “所以的确有从后面来过是吗。”杰森抓住了迪克面红耳赤地一瞬间。“哇哦这可真是——”

  “闭嘴,杰森。我没有怀孕!男人不能怀孕!”

  “我能问问是谁——”“不能!”“是罗——”“不是!”

  “嘿迪克,你就算怀孕了我们也不会对你改变什么看法的。”提姆走上前来,把小弟和大哥都抱在怀里。“你永远是我的家人,我们的家人。”

  “所以现在是抱抱时间是吗?”“闭嘴杰森,快过来。”

   他们四个人诡异地在图书室中间拥抱了五分钟 ,直到迪克小声说:“天哪,虽然我感动得快哭了,但是这是没用的提米,我真的没怀孕。”

  “能让德雷克松开我吗,他要谋杀我。”达米安在所有哥哥的胳膊肘底下嘟囔着。

  这个时候门锁“咔哒”一响,布鲁斯进来了。



 “卡尔德和加斯。”芭芭拉对她的团队说。“一个放在K,另一个放在G,后面都标上Aq。”

  斯蒂芬妮把卡尔德小伙子放在了闪电小子名字下头,后者是重点怀疑对象。少女义警们在墙壁上订上照片,拉起错综复杂的关系红线,像电视剧里头侦探做的那样。

  “虽然这的确有点不务正业。但是我都快激动地起鸡皮疙瘩了。”斯蒂芬妮抱起热可可杯,“我一定要把丧钟放上去。”

  “那是S。”芭芭拉叹了口气。“我们列完了这个表格之后怎么做?”

  “给他们发封邮件?”卡珊点了点头。



  “布鲁斯你能说句话吗。”迪克抱着胳膊。“对于你为什么要伪造一份一个清白无辜的男孩子怀孕的文件。“他的确听到了两声嗤笑声,但是决定稍后再管管他弟弟的教育问题。

  ”...这是有关于达米安的问题。“布鲁斯肯定没有脸红或者愧疚,但是迪克决定想象出来他有这两种表情。”他已经12岁了,我想看看他的某些教育——到了什么程度。“

   迪克目瞪口呆,而达米安一瞬间被杰森和提姆的视线扎得浑身不自在——”父亲!可是——“

  ”而且杰森和提姆也没有通过这项测试。“

  两位感到一阵强烈的委屈和不服气,一位想反驳自己懂得可多了要不是蝙蝠侠的脸色误导他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另一位想声明如果不是考虑到外星人问题也不会上当受骗而且自己的经历也很多但是猛然一想发现自己没成年。杰森和提姆同时想到了他们为了给迪基鸟打掩护而撒下的弥天大谎——

  ”说句实在话,我的孩子们对他们的大哥如此贴心——“这个时候迪克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布鲁斯的长篇大论。

  ”hi兄弟。“沃利愉快的脸在手机上闪闪发光。”我收到了一封邮件,上面问我有没有和你做出什么可能导致神速力成员扩大的事情。所以,你的确怀孕了吗?“

 迪克举着那部手机,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似乎正在被愤怒的烈焰扯成碎片,再化作利刃朝他们猛扑过来。而沃利仍在喋喋不休:”我好像看到了几十个副本,能告诉我那是谁吗小罗!让他捷足先登了我可很不高兴,这是个玩笑蛤蛤——“

 迪克收到了无数个惊恐的代办来电。看来家庭晚餐不得不推后了。


  


  ”你要回去了。“第二天早上,达米安在门口堵住了机车上的迪克。他抱着双臂,看着迪克直到他把安全头盔取下来拿在手里。

  ”怎么啦小D。“

  "没有下一个罗宾也挺好的。"他俩对视了一会儿,达米安小声说。

  迪克刚想笑,还是忍住了。他把头盔扔给达米安:”上车来,我带你去布鲁海文玩一玩。“

  ”我可没说我感兴趣。“

  ”当然不,我各种哀求你跟我一起去的。“迪克感到腰间一紧,他愉快地发动了机车。











评论(16)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