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头鲸

[湾家BIO]Damidick小料Pretty Fella一宣!(+试阅)



前排 @阿樂樂一樂  @17.810745  @永无宁日  @一个想污却没成功的人 

湾家的小伙伴来赏光呀!摊上还有紫紫乐乐的蝙蝠家和正联的便利贴,乐乐的小鸟本儿等大量心血!虎鲸第一次出小料感到十分忐忑!大陆部分会在七月的SLO放出(小心糊墙)!谢谢海鲜大排档的小伙伴们支持!一切精彩,就在B15海鲜大排档!


试阅:

*

“我是谁?”

“我是一个幸存者,一个失败的儿子,一个恐高的前马戏团成员,一个逃跑的孤儿;我曾经可能是一个杀手,一个利爪,现在我是——”

“你是个脱衣舞男?!”


蝙蝠侠没有收养迪克·格雷森,第一个罗宾从来没存在过,但是达米安·韦恩还是和他相遇了。






蝙蝠和猫头鹰们,都没有来。

 

 

 

“明天见。”迪克冲他老板的意大利打手友善地微笑,尽管他不确定这个大个头是否知道他的“艺名”。Richie,不知道瑞秋对理查德的变体名字能在脱衣舞男常用名排行榜上进入前三有什么想法,啊,最好就是别去想小妹妹瑞秋。

打手对他模模糊糊地哼了一声,大概介于“buonasera”和“快滚”之间这个广阔的范围。迪克紧了紧外套,走进寒冷的秋夜里。他的眼线油彩化开了,头发里的亮粉扑簌簌地落在鼻尖上。再过四个小时天都要亮了,迪克之前打工的那家便利店被枪击之后还被黄胶带围绕着,所以他只能回到自己的那间陋室里去,攫取一些硬硬的剩匹萨饼边儿吃:他累到懒得跟唯一一家这个时候敢往他们那个街区送外卖的外卖小弟虚以委蛇了,再微笑多一点能直接杀了他。

等等,他就不该在门口那个傻大个那儿浪费最后一滴迪克自己特有的那种阳光灿烂,令人放下一切心防只能傻乎乎地朝他内裤边里塞钱的微笑。同时,迪克也不知道为什么能认认真真地跟自己计较这个。

太累了,他有点委屈地想,用食指刮了刮被亮粉弄得痒痒的鼻翼。这点亮晶晶的玩意儿在聚光灯下能跟圣母冠冕似的闪耀,现在只能让迪克想打喷嚏。同时,也没能让他嗅出整个城市像一锅骤然扔进常温的液氮——蝙蝠灯在暗红的阴云上呼啸而过,警笛听起来像个歇斯底里的精神病人。迪克本来能知道的,这种日子他就留在俱乐部的化妆间睡觉,只有疯子才敢步行回家去。现在可好,他干巴巴地竖起领子,有点渴望现在已经在家里的沙发上了。

路灯灭的一点征兆都没有,只有城市的光污染照耀着这条空无一人的大街,两边的破烂玻璃窗户像涡流或者黑洞。就在这时迪克安静地撞上了那个古古怪怪的人——带着圆圆目镜的面具,像有什么尖喙的鸟类,护甲狰狞地弯着。这个什么玩意儿像从黑暗里融化出来似的,站在街角——天呐真是高的吓人,他水平转头的样子也让迪克毛骨悚然,不敢去想自己的倒影在那两片漆黑到反射不起一丝光的目镜里是个什么样子。那道死水一样的目光一直插在迪克身上,直到他转过街角还能感觉到——迪克立即飞奔起来。

他没敢回头,跑了一整个街区,差点把肺跑出来。


 前面是有希望的人类聚集地——迪克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和急迫的想见到几个在路灯下磕嗨了的惯犯瘾君子,哪怕他们曾经朝他扔过啤酒瓶。只要绕过这个墙角——

一阵模糊的呻吟,迪克都没法确定传来的方向。也许那只是一只待产的猫咪呢,要么就是充满罪恶的帮派火并,一只鲜血淋漓的握着刮刀的手——迪克纵容自己犹豫了十秒,还是停下脚步仔细辨别起来,一边唾弃着自己的优柔寡断——在小巷里。

他拨开黏糊糊的纸箱,好几个可疑的鼓鼓囊囊的大塑料垃圾袋,差点滑进翻盖铁皮垃圾站。迪克·格雷森,“惹火”俱乐部的当红脱衣舞男,摸到了一只冰冷的手,吓的他没跳起来。怎么这么小?他战战兢兢地嘀咕着,轻轻地挪开了盖在这家伙头上的防雨布,看样子他是自己蜷缩进来的。迪克心里一紧,不敢继续往下想:什么东西在狩猎他?或者她?

月亮猛地一颤,跳出了厚而低垂的云层,筋疲力尽地朝这个被遗忘的小巷子里投下一挂斜斜的光辉,让所有东西都模糊得像毛玻璃似的。但是迪克一瞥之下差点尖叫起来:白与黑的制服,鼻梁上架着面具,在这情况下也没有脱落——妈的妈的妈的妈的,瞧他捡到了多大的麻烦!

他捡到了一只蝙蝠崽子,还是伤得快死了的那种,简直梦想成真。 

 瘾君子们作鸟兽散,迪克觉得原因简直显而易见。首先,他穿着以假乱真不知道他老板从哪儿搞来的GCPD夏季短袖警服,噢你是不会想知道这玩意儿有多受欢迎的;其次,他抱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大包裹,裹着的外套已经开始渗出可疑的棕色痕迹了。

天呐这小子可一定要撑住了别死在回出租屋的路上,迪克苦笑着把他搂紧了一点,小心翼翼地环抱着这个年轻的男孩子,胳膊在不会压到他伤处的地方交叉。虽然说回到那间陋室,这只气息奄奄的小鸟儿的生存几率也不会高多少,但是迪克能够用劣质威士忌给他消消毒,缝上他脑袋上那个大豁口,然后握着他的手祈祷一晚上。

至少这孩子冰冷的侧脸压在迪克的颈动脉上,让他在怀疑前者是不是已经开始失温的同时,莫名其妙地充满了勇气。“伙计你可是捡过猫咪和狗狗回去的,这个只是大了三分之一而已。”他给自己鼓劲,这股勇气支撑着他用颤抖的手剪开那身倒霉制服,缝上那个可怕的口子,再用湿毛巾擦掉血污,把不知姓名的客人裹进一条烟灰烫疤最少的毯子。

这孩子一声不吭地蜷缩在那条毯子里的样子,有点像之前捡回来的瘦骨嶙峋的小猫咪,而不太像那个让整个城市的黑暗面战栗的蝙蝠之子。迪克哆嗦着站在阳台上抽完烟,长长的烟灰掉进灰扑扑的瓷砖缝里。他把手掌放在男孩的额头上,暗暗祈祷不要发起烧来,希望他幸运一点,结果面具冷冰冰的,差点冻伤迪克的手指。

“小鬼,”迪克为难地低着头看他。“我得把这个化装舞会面具摘下来,当然这会暴露你的身份。假如下次蝙蝠侠也来打击’惹火’偷税漏税和外籍妇女非法卖淫问题,我保证不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你好吗?”

小猫咪哼唧了一声,迪克用湿棉球蹭了蹭他的嘴唇。“太好了你还活着。”他干巴巴地欢呼。迪克屏息静气——“

我敢说你很眼熟。”然后迪克若有所思地说,他最多十六岁,是个有点点不知道哪儿异域风情的小男孩,眉毛浓黑,紧皱着——他痛苦地呻吟起来。

迪克慌了神,他手忙脚乱,感觉自己做错了大事。但是小猫咪很快陷入更深的昏迷,我是说睡眠。迪克把手放回他的额头上,希望温暖的体温让小男孩好受一点。然而眉峰一直没有舒展开来。

  迪克是打算去买把新椅子来着,他只是没空去宜家,而且这条街道上也没有夏日旧货集会。现在恶果浮现得一清二楚:简直像折成两半的可怕腰疼。他不敢确信自己居然就这么趴在床边,屁股卡在这把折凳上迷糊了一晚上。还有点晚上给小猫咪咪换药的记忆呢。

哦不。

哦不哦不哦不哦不。

迪克不知道他真正的希望是哪一个:睁开眼睛发现他捡回来的小猫跳窗逃跑了;还是他仍然老老实实地在毯子里奄奄一息。或者最糟糕:他死了。

“我可以杀了你。”真奇怪,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听起来这么咄咄逼人。迪克睁开了一只蔚蓝的眼睛,然后再睁开另一只。男孩子眼睛挺大,还是浅浅的绿色,他估计已经好好打量过迪克全是蝙蝠侠海报的房间,蝙蝠提灯,蝙蝠花纹睡衣,以及那条用来包裹达米安的蝙蝠毯子了。

这个男孩还保持着裹在毯子里的姿势,只不过他肯定挣扎了很久才把自己靠上床头。面具搁在床头柜上,正在和他一起目光灼灼地瞪着迪克,从胡乱支棱着的头发,到皱巴巴的领子,还有黯淡的警徽——啥?“

你是个警察?”“其实这不——”“包扎的真糟糕。”迪克做贼心虚的闭上了嘴,从而错过了坦白从宽的机会。天呐他永远不能对着蝙蝠侠的小孩说“脱衣舞男”这个词,“把那个打开。”

那个是墙角的电视机,只有三个频道,经常自动罢工,非得在脑袋上痛挨迪克一击才会不情愿地跳出画面。

“——韦恩科技大厦昨晚遭遇恐怖袭击,布鲁斯·韦恩和达米安·韦恩失踪,在没有警方给出的进一步消息之前我们无法判定——”女记者妆容疲惫,后面是残垣断壁,已经牵起长长的黄胶带,他GCPD的“同事们”正在不断地驱赶记着:“无可奉告!”“无可奉告!”

迪克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小男孩面色凝重。女记者似乎把镜头交还给了现场,让他们做一个简短的背景叙述。“

达米安·韦恩,一年前突然出现在哥谭首席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的身边,并马上被以一个‘韦恩’的身份向公众推出——”谁都没来得及阻止,达米安·韦恩小少爷的一张照片嗖地跳出来挤在屏幕一侧:看起来应该是个晚宴,西装革履的小男孩神气活现地怒瞪着那些带着珠宝和名表还企图来捏他脸颊的手。

对,他现在正光溜溜地躺在迪克家毯子里呢,哈哈。迪克感觉自己瞬间凝固成了冰雕:达米安·韦恩是蝙蝠崽崽,那么蝙蝠侠——也许是他们家管家呢啊哈哈哈绝对不要告诉自己就是布鲁斯·韦恩!小猫咪,现在该叫达米安了,怒瞪着那台电视机,要不是他现在光着屁股蛋,绝对会飞出一镖。这下可好,他和他的终身事业都给翻了个底朝天,被个穷困潦倒的警察给发现了,还不知道他是不是转身就把达米安卖给了,谁知道,企鹅人?昨晚上一直没追上的奇怪杀手?

迪克直起身来,他浑身的骨头咔咔作响,像个五英尺十英寸的人形发条玩偶。他自己能吃剩饭和冷啤酒过活,可是要给达米安吃这个迪克于心不忍。他打算走几个街区去昂贵的有机食品超市买点东西回来喂喂伤员,都能听到兜里钱包哭泣的声音了。“想吃点什么?有什么过敏原吗,除了冰淇淋我让你挑一样零食吃——”他欢快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达米安挣扎着想要下地。

“嘿你干什么!”

“不关你事。”达米安紧皱着眉头,脸颊上还贴着小块儿纱布。他伸出比较完整的那一条腿,咬牙切齿地试图直立行走,成绩斐然,起码比尼安特鲁人走的要好。

迪克毫不犹豫地勒着他的腰把他整个举了起来,达米安发出挫败的低吼声,年长的那一位高高兴兴地发现他还不会骂脏话:“听着小少爷,我知道你要干嘛,我知道那是你的蝙蝠老爹。”迪克把他轻轻地放回毯子中间,把男孩子的小腿摆在一个他不会自己弄得二次骨折的位置。“可我不能放你到外面去。我捡到你的时候你可是在垃圾箱,现在你某种程度上算我的啦。”避免达米安暴起伤人弄断自己的腿他赶紧嘘嘘地安慰他,“我替你去看看吧。”

达米安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此人可疑。”

“嘿我是个条子,”迪克拉扯了一下那个警徽,左手食指和中指在腰带后头交叉起来。“对本市的公检法部门稍微有点信心好吗公子哥儿。”

现在达米安的脸上写着“完全没有”。

“总之,乖乖呆在那儿,你要是敢跑我就打电话给刚刚那个女记者,告诉他你就是蝙蝠小子。”迪克不知道自己这番威胁有什么效果,因为达米安看起来像是一个八尺大汉被个小姑娘用棒棒糖抵在后腰上打劫似的。


*试阅是简体哒但是小料是繁体竖排的,注意!

评论(40)

热度(98)

  1. 春虫虫窝座头鲸 转载了此文字